fakescorpion

在DC圈裡落地生根的 fake君/非君

視頻剪的好美, 感謝扎導! 感謝心心❤️❤️

Fiona爱DC_超英精神大于CP:

【双语/粉制混剪/超人基督向】Mary Did Youd Know ? 玛利亚你可知道?制作 By DC安利控(Fiona)

一直一直想剪这个主题的视频,这首歌我真是肖想了已久……我本人是不可知论者,虽然不是无神论者但并没有什么信仰但这首福音歌真是越听越觉得跟DCEU的超人太搭~怕听不懂的,把Martha=玛利亚,这样基本都能明白~包括后面说盲眼的,聋哑的,还是跛足的……其实都是一种比喻。我还真是第一次剪音乐混剪,因为我是扎爹的Girl,绝对不愿,不敢,不能动Zack的原视频颜色。不过最后看起来,还是原版的颜色最美啊。

送给 @fakescorpion 

ps有一点超蝙私货,咳咳

比你所知的更黑暗,亦比你想象的更光明 (中)

正剧小心心_超英精神大于CP:




It's darker than you thought, but brighter than you can imagine./   比你所知的更黑暗,亦比你想象的更光明


自杀小队后重新解读蝙蝠侠在DCEU的故事线和DCEU的观众服务


(中)


解读/讨论:DC安利控心心/非君整理撰文:DC安利控心心校稿/编辑:非君


6. The Lake House and Wayne Manor


我们继续解读之前,不得不做一下电影中没有刻意提及但对布鲁斯这个人物十分关键的设定。就是他的居所。韦恩家的主宅毁于一场大火,布鲁斯现在居住在一个家族庄园里靠近湖泊,设计风格现代简洁的玻璃屋里。参考BVS艺术设定集的讲法,这个湖边玻璃屋最开始应该是汤玛斯 韦恩也就是布鲁斯的爸爸早年为布鲁斯修建的。他依然生活在父母影响的环境当中。这个玻璃屋本身也很像布鲁斯(双面的)的性格,看起来一览无余,实际上却彷如一座孤岛一样独立而存。即使是阿福也是住在这片土地的其他地方。




布鲁斯的湖畔玻璃屋




关于韦恩旧宅,同样引用BVS艺术设定集里面的描述来解释一下这个场景在电影里的作用:韦恩旧宅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是布鲁斯对他父母和家族传承的最好铭记。他已经不再住在那里,旧宅因多年前的一场火灾严重损毁,原本代表着家族荣耀的建筑已经变成野草丛生的荒芜之地。如果认为布鲁斯已经和他旧时的生活完全切断了联系,那就错了。正好相反,他从未想过把旧宅推倒重建正完全说明,他对童年那场痛苦的悲剧至今不能忘怀,而这种痛苦和恐惧依然强烈的纠缠着他。




7. The Bat




布鲁斯 韦恩披甲上阵




我们知道布鲁斯原本打算以蝙蝠侠的身份夜探莱克斯宅,却接到了酒会的请柬。如果这是一部普通的超英片,接到了请柬后镜头可能下一秒就直接切到布鲁斯西服革履走下古董跑车的镜头。而我们之前讨论过,BVS的所有情节和场景都是围绕着人物和主题来服务的(他是怎样一个人,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的目的,他的动机,他的行为)。布鲁斯从上一个噩梦中惊醒时,梦里人形蝙蝠的狰狞仿佛还在眼前。在梦中被咬住的左颈于现实中也是一片狼藉的伤疤,现实与梦境的模糊,是否表示着蝙蝠的恶梦将被带入现实?这一幕里布鲁斯深深的望着蝙蝠战衣空洞的眼眶,在罗宾的遗物前驻足了一会儿,从装有他秘密身份的蝙蝠洞走上来。他对蝙蝠战衣的凝视我理解为是在犹豫要堂而皇之的参加宴会,还是直接用另一个身份暗闯?纠结于过去的心魔,尤其在罗宾死后的岁月,他的愤怒,他的恐惧,他在蝙蝠侠身份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中的挣扎,这些精神重压已经在18个月前找到了最新的出口,而他已经距离目标又迈进了一步。 


8.The Honesty


和纠结深陷在布鲁斯心中的蝙蝠对应的,是阿福曾在片中数次要求布鲁斯的诚实与信任。当布鲁斯向阿福提出需使用蝙蝠衣来进行夜探莱克斯宅的行动进一步查明脏弹(dirty bomb)进哥谭的消息时,阿福毫不客气的点出布鲁斯敷衍他谎言里的漏洞——莱克斯怎么会需要非法走私武器来赚钱呢?布鲁斯没有正面回答,而两人之间的隐瞒以布鲁斯 韦恩受邀请参加莱克斯的筹款鸡尾酒会不了了之。





布鲁斯给阿福送茶和对对方碎碎念而翻起的大白眼实在经典




到了派对上,阿福和布鲁斯之间的对话又再次暗示了两人之间的信任问题。“I can't stay down here,阿福.“这句话JL Podcast的Sam对此有一番解读,他认为布鲁斯在潜意识中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在Falling,内心深处也知道不该在“坠落的黑暗里”待得太久。我认为如果Sam的分析是成立的,那幺回过头去再看布鲁斯这句话,言辞之间简直……简直就像他潜意识里在跟阿福呼救。然而阿福怎样回答他呢。“上去社交一下,也许大都会市哪个年轻姑娘能让你娶回家(will make you honest)。”——当然,这既是阿福的抱怨,也又是一句双关(honest也有诚实的意思)——你小子反正跟我也不说实话。





make your honest




Sam指出,阿福不仅仅作为布鲁斯的家人和搭档,一定程度上也是布鲁斯的良心和善念(就仿佛莱克斯身边的Mercy,可惜莱克斯对杀死自己的Mercy眼睛都没眨一下),不断提醒告诫布鲁斯不要忘记他自己本来的面目。所以当影片之后布鲁斯说要从莱克斯那里偷取氪石的时候,阿福认定他是想要销毁,防止氪石落入莱克斯之手。当布鲁斯轻蔑的一笑表示并非如此之后,阿福几乎气的笑出来。


9. Freaks dressed like clowns


莱克斯的晚宴是几位主角的初次同台戏,虽然都包裹在西装晚礼服的文明外衣里。实际上到场的布鲁斯、克拉克、莱克斯和戴安娜四个人,不同的视角和立场,神话和现实的背景,你来我往的试探,资讯和知识的交锋简直是这部电影第一个(非动作戏)的高潮。


很多人问的“为什么克拉克作为记者不认识布鲁斯 韦恩?”首先我们看电影给出的信息,身旁的记者同行给克拉克下的结论大意为“可见你没见过什么权贵”称他为这种上流社交场合新手。但我们综合上面刚接到请帖时,布鲁斯本身的犹豫和后文提到布鲁斯多次拒绝过莱克斯邀请可以得出结论,最近几年的布鲁斯 韦恩是较少公开露面的,他的双面性格和内心的破碎可能一定程度上更加助长了他依赖黑暗环境和心理,并且也没什么精力应付布鲁斯 韦恩的日常社交。


而我们Super Sociology群里还有一种更有趣但是显然除了在《钢铁之躯》以外,没有什么太多电影情节给出支持的理论,大家可以作为参考——非君提出来,就是克拉克视觉功能的默认模式和常人远远不同。我们群里的讨论结果就是克拉克的氪星身体本身就像一台不停升级的计算机,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发育,黄太阳放射线的吸收累计,他的身体从8位机变成了16位机,32位,64位机,各种器官的能力也在不断增长。克拉克的默认视觉模式或许就是透视,而正常人类的视觉模式则是需要他聚焦或者进行调整后的显影。对他而言,一个人站在他眼前和报纸杂志还有电视上的图像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所以当布鲁斯走下古董车之后,他没认出来这是鼎鼎大名的布鲁斯 韦恩也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在他眼前的人,多数都是行走的生物课塑料模型的画风。(唯一让他对布鲁斯印象深刻并后来留意的,倒更有可能是因为布鲁斯远不像一般富豪总裁一般的肌肉组织和发达的心肺系统。)





克拉克与布鲁斯在本片中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是在布鲁斯等待拷贝文件无奈只得上楼的时候。眼神追逐着之前印象颇深的神秘女郎,嘴里应付着盯上他的记者,两句台词把布鲁斯 韦恩玩世不恭花花公子的戏码演的十足(当然,很可能也只是总裁本色,并且这段摄影机一直是布鲁斯的视角,焦点在戴安娜和克拉克之间游移)。在这段对话中布鲁斯第一次说出了对超人的真心评价——这种可以毁天灭地的力量,难道不是存在即是错误?这不是个拥有简单答案的问题,也是个反复出现在电影中的概念。详细请参考我群的分析:这个超人必须死?





超蝙第一场交锋/ 知识即是力量


布鲁斯也仿佛觉得略显失态,立刻自嘲打圆场说大概是我们哥谭民风淳朴(彪悍),跟穿的跟小丑一样的怪物有过很糟的一段历史。(这里的freaks dressed like clowns我认为并不特指The Joker,而是对所有穿制服的义警和反派……包括超人和他自己蝙蝠侠都是一个暗讽。)


10. Knowledge is power


话题回到晚宴的主题上,布鲁斯显然是带着目的而来。他对莱克斯对希腊神话的侃侃而谈听若罔闻执行他的计划(也错过了有着亚马逊和希腊之神血统的Diana因此而翻起的天大白眼),但必须注意这里提及到的普罗米修斯概念——关于智慧,力量与权力,以及先见之明。


莱克斯的讲演说出知识(资讯)即是力量,而在场的这些人里,他是现在手上握有最多资讯的一个。他知道戴安娜不是普通人类,他知道布鲁斯和克拉克的双重身份,他在这段里几乎满脸忍不住的优越和得意。他跟两人寒暄的几句台词里,话里话外透着话中有话。之前非君评价说莱克斯大概是超英片里罕有的没死于话多的反派,我真是忍不住举双手双脚同意。


莱克斯跟布鲁斯的那番颇有点真心的话。这话听起来仿佛只是两个总裁间的家常,但到现在我才终于确定,莱克斯既没有能完全操控蝙蝠侠的能力,布鲁斯也对他搞什么鬼心里多少有点有数,尽管是莱克斯邀请布鲁斯 韦恩来参加他的筹款鸡尾酒会的。



莱克斯亦有触摸神的欲望


在终极剪辑版版我们得知,莱克斯同样邀请了克拉克 肯特参加他的晚宴。这是为了什么?非君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解读:莱克斯整场与克拉克的唯一互动就是重重的拍了他一下,而这个片段之后紧接着的超人镜头就是墨西哥亡灵节——在超人救了人之后所有当地人都像膜拜神明一样围拢他,触摸他……某种程度上一直把超人与神画等号的的莱克斯有很大可能也有相同的欲望。那是整部片中唯一一次莱克斯触摸到了超人。(我对克拉克在此出现还有个理论,就是如果布鲁斯不出现,最后出现的是蝙蝠侠,莱克斯就有机会引起超人目睹蝙蝠侠暗闯而做出行动。)


11. The woman who is wonderful



who is this woman? Bruce wondered.


这一段的对话,特别有趣。首先布鲁斯在古董界的一个晚宴上“逮”到了上次黑他一把的神秘女子。能够这么快的就找到对方的踪迹,其实背景故事里已经说明了“世界最佳侦探”之名,完全没有被辜负。并且从他的对白中其实可以大概看出,蝙蝠侠/布鲁斯在前半生里一定不乏女性的反派/对手,而他的态度更让我判定布鲁斯一直以来是这种斗智斗勇里较为占上风的那个。可这次神秘女子完全出他所料,话里话外一点亏不吃,就连“其实我没解开编码”这回事儿都讲的无比仗义,她声称自己和布鲁斯所关注相同,并且早就预料到布鲁斯会查到她的行踪——已先他一步把设备送还了。


12.The “nightmare” that might come true



The vision


布鲁斯的第三个梦我认为并不完全真的是梦境。因为显然这个梦的画风和他从小到大,具有象征性的、与他的复仇圣战息息相关的风格完全不同,也没有自我醒悟、质疑和一个心境较为复杂的人的潜意识里的各种意向和暗示(并且,在此之前,他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梦到过超人)。所以我一直都理解为,这是平行世界的闪电侠/The Flash穿越时空和他交谈,而造成的一种空间扭曲的vision (或者就是未来闪电侠的一种能力,把这个影像超越时空放给他看的),一种可能会变成现实的未来。


关于这个可能的未来是不是不义的走向,或者跟未来的正联电影有没有什么关联先不谈,我们只谈布鲁斯/蝙蝠侠,他怎么看这个“梦”?这个“梦”在BVS里有什么作用。


“梦”的一开始是一个布鲁斯和所知的地球迥然不同的末世画面(放弃你的漫画粉视角,用布鲁斯的眼光来感受一下)。布鲁斯是一群边缘人类的领袖,在持枪警戒的交易中他被出卖了。而他要交易的东西是什么?氪石,从哪儿来?莱克斯集团。这个“梦”里的超人,残忍的杀死布鲁斯的同伴,轻蔑的揭开蝙蝠侠的头罩,就当他要向布鲁斯也下杀手的时候……Flash把他从Vision里拽了出来。这个踏光而来的年轻人,说了一段语义相当模糊的话,但是综合之前的“梦”境,布鲁斯能體會到幾個重点:首先莱克斯集团的“氪石”他已经势在必得——他不确定“梦”里的那块氪石到底是不是现在“白葡萄牙人”正在运输的那块,但如果这是一个未来的启示,而这块氪石是世上唯一的一块,那么是不是因为他错过机会,静观莱克斯遏制超人的动向,才没人能及时阻止超人变成暴君呢?而那个闪闪发光的年轻人说 “ You are right about Him。" 更是坐实了布鲁斯对超人的判断,即非君所说,判死超人于是,接下来的一幕蝙蝠侠毫无意外的出手了。所以,唯一影响或稍微加速了布鲁斯行动的助燃剂也不是来自于莱克斯,而是他自己对自己“vision”的理解和判定。


至于有很多人纠结在这里蝙蝠侠大打出手,甚至开枪杀人。我的回答是这样:首先这个Vision还没有发生,这只是未来的一个可能走向。而发生的前提是超人已黑化,他统治、镇压、残杀拥有自由意志的人民和他以前的战友——大概情节一如不义。布鲁斯在经历了20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打击犯罪生涯之后,很有点暴虐和自弃的情绪,而他以暴制暴以来第一次真正对之有杀意的人,其实只有超人。如果未来环境恶化到超人黑化,高压统治(并且超人军和外星人联手)的情况,他再崩溃和走向边缘也是非常正常的。那种种族和世界存亡于一夕的关头,再纠结杀或者不杀的问题,其实已经有点搞笑了。蝙蝠侠有原则,但他一样有血性。太过于标签化,本身就不是好的文学和艺术表现方法。蝙蝠侠的不杀原则是近几年来才被大肆炒作的概念,具体可以参考我们群的一个分析文章:从漫画材料分析蝙蝠侠与所谓的“不杀原则”


12. The War



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是我们的敌人




经过了自己Vision的催动,“白葡萄牙人”运送氪石入境的时间地点到手,布鲁斯再也坐不住了。他知道这次很难再瞒住阿福,终于吐露了实情。这段对话不仅交代了氪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被从印度洋底发现的(三个月前),也交代了布鲁斯进行这段暗中的操作已经多久(显然,三个月前布鲁斯已经对这块陨石略有耳闻,并不是一夕之间才得到的消息)。另外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就是:杀死超人在DCEU世界的设定里是需要一大块一定量的氪石才能完成的,所以DCEU目前是没有氪石子弹制约超人这个可能的。氪石背后的科技操作和蝙蝠侠打造氪石之矛具体的执行技巧我们会在后面的章节继续讨论。


这里顺带讲一下克拉克的故事线。我们顺着布鲁斯的角度和莱克斯角度都看到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各显神通的用自己的资源和方法,一步一步向“除掉超人”这个目标逼近。而这位“钢铁之躯”中会对政府束手就擒的超人,正在为一个与自己某种程度上行动相似,理念却完全不同的哥谭义警而烦恼着。他从电视新闻里得知这个哥谭的都市传说以暴制暴多年。他亲自采访的结果,是底层的百姓对蝙蝠虽然怀有恐惧,但认可他扫除犯罪的也大有人在。等克拉克搜集的消息越来越多,蝙蝠的手段也渐渐升级——他的烙印已可定人生死。他本想靠写新闻来揭露、制约哥谭蝙蝠的暴行,可线人母子的一句话点醒了他。“words cannot stop him ! only fist(语言制止不了他,只有拳头!)”  在这场三股力量两个目标的角力之中,克拉克也因为情势的不同,改变了他行动的方向。


(未完待续,下一章我们分析布鲁斯的剩余故事线和"最黑暗之夜与最光明之日"的结论篇  )


 







比你所知的更黑暗,亦比你想象的更光明 ( 上)

Super Sociology:

正剧小心心_超英精神大于CP:




It's darker (than) (you) thought, but brighter than you can imagine./比你所知的更黑暗,亦比你想象的更光明 (上)


SS后重新解读蝙蝠侠在DCEU的故事线和DCEU的观众服务


解读/讨论:DC安利控心心/非君        整理撰文:DC安利控心心



           昨天跟非君的交流,除了两个阿宅聊着聊着bvs把对方说哭之外……很重要的是非君带领我认识到了一个全新的BVS视角。而最后产生的,对DCEU的解读我个人认为达到了这几个月来的小小新高度。但这篇文因为是两个人思想碰撞,所以可能在撰写的时候会分几个支线,对这种写作上的无能为力造成的阅读障碍,提前表示一下歉意。           

这次对话起因是我前天在推上看到有人提问说“如果你觉得bvs比xx电影好,那怎么解释一封电子邮件就交代了超能人这么轻率的设定。” 


在我回答这个推的时候突然意识到,首先这个设定根本不是bvs的情节,这其实是自杀小队的伏笔。看完自杀小队你就会发现(甚至只需要知道个小队的大概情节),bvs本身根本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DCEU的环环相扣到了自杀小队这部电影时,已经明显达到了一个顶峰。几乎所有小队里出现的所谓“BVS彩蛋”根本不是彩蛋,而是这个电影宇宙的正常延伸。甚至自杀小队这个故事的起因就是BVS的结局 ——


如同小队开场人阿曼达·沃勒这段话的后半句所言:




左图出自钢铁之躯 右图出自BVS




 超人飞过天空曾改变了这个世界。而世界在失去他后再次改变。


 一切皆因超人已死。 


说回那个推上的提问,布鲁斯拿到的Lex档案里超能人的LOGO,常听有人会吐槽说,难道是莱克斯设计好了的? 其实用膝盖想想就知道,那怎么可能是莱克斯设计? 那些LOGO很早就存在了。比如闪闪,我们在正联电影预告片里看到,那是他自己的原创。海王的LOGO和神奇女侠一样,必然来自于口耳相传的传说和神话。而钢骨的logo我认为完全来自于母盒。莱克斯并不是把这些现成的资料整理好双手奉上给了布鲁斯(我们在小队里得知,这些资料甚至都不完全是莱克斯的。),他实际的心态是:首先给蝙蝠侠看看还有这么多隐藏的超能人存在,超人是必须先打下的出头鸟。而这些超能人又明显不是他手下那些能用钱收买的雇佣兵。那这些资料对莱克斯来讲是意义不大的(甚至都不完整的 ,比如神奇女侠,但作为莱克斯第一和第二目标的超蝙两人,却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掌握的也相当详细)。




莱克斯公司掌握的三巨头资料,但前两份并没有在布鲁斯黑到的资料之中




在BVS里,莱克斯的所有背后操作最关键的、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布鲁斯毫不怀疑其实是莱克斯有把“超人(及超能人)威胁论”这个原本布鲁斯已有的观点和“如何杀死超人”这个下一步的必然选择,悄悄发酵加强后和再融合进蝙蝠侠的思想中。布鲁斯在黑入莱克斯公司主机时,同时拿到一些其实莱克斯认为对自己毫无用处,但看起来又仿佛很重要的信息和资讯,绝对是对他真意最好的掩饰。*注1


而我们再来看自杀小队,阿曼达·沃勒作为小队真正意义上的反派(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拿她来和莱克斯相比较的原因。)她和莱克斯最大的相同之处就是对权利和力量的渴望。沃勒本身没有力量,甚至没有钱。她手里唯一有的就是权利。她的选择毫无意外,就是用权利来进行交换,用暗箱操作和政府之手来达成她的目的。自由、负罪感、生死,亲人和爱人的羁绊……都是她操纵权利之后,转化成来制约小队成员的一个个筹码。




阿曼达·沃勒在美军的军情室里游说、推销她的X特遣队(自杀小队)计划




而莱克斯方面,他在自己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是无能为力的。他对父权形象的仇恨和畏惧(和在父权形象面前极度想证明自己)最直接的给出了他们父子关系的缩影。而父亲去世后,他对于控制的强迫、对于力量的饥渴简直到了有点病态。他想要力量,想比任何人都强大,但他本身却只是一个人类(他对于生在人类这样脆弱的躯壳之中也没少抱怨)。他知道超能人的存在,但是他又未必能接触到所有的资料。所以他选择跟阿曼达·沃勒合作,让沃勒在自己的碗里分他一杯羹。我甚至认为bvs时期,莱克斯自己手里其实是有一些不成气候的超能人的。只是没太大作用或者以后才会有下文。


为什么我认为他手里有超能人?因为自杀小队里沃勒说——以后打仗,不是你的(超能人 )赢就是我的(超能人)赢。那么自然,谁拥有强大的超能人就会占据极大的优势。作为一个我们已知绝对会在DCEU世界再掀波澜的常驻反派莱克斯来说,手里没有超能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超能人本来作为莱克斯和沃勒之间,既有筹码和交换的链接也是彼此共享的资源。但是谁想到Black Zero Event(钢铁之躯佐德袭击地球重创大都会市)的发生不但创建了一个准乱世的舞台,更让世界认识了超人。而这个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强大超能人的壳杏仁——根本不鸟他俩。


在BVS电影的前半段时间线,莱克斯和(时间线背景里的)沃勒眼睁睁的看着超人这个红蓝双色的超能人旗帜人物,高调的(甚至有时还吃力不讨好)的忙碌于四处救火,有求必应的展现着物种优势。Black Zero Event造成的恐慌和局面,他俩心里是暗喜的(并且他俩都因此有了以后行动的最大借口和动机,沃勒开始游说政府让她成立X特遣队(即自杀小队),莱克斯开始插手氪星战舰,氪石打捞、氪星科技和反氪星人的研究。)但在他们当时掌握的现有的对超能人局势的了解中(bvs中我们得知,政府的超能人理论已建立多年。),Wonder Woman和海王等固然也非常强大,但这两位(或者还有其他强大的超能人)是隐居、低调和不干预世事到变成传说人物的态度,眼下的世界只有超人是个天降的异数。




哈莉和阿曼达 沃勒在预告片中的对话(未收录影院版) / 莱克斯对恶魔自天上来的引用




而最不开心的,就是他们一开始根本对超人无能为力。因为超人既没有把柄,还不要钱,更不要权,而名呢……BVS的超人甚至是被盛名所累。而超人那人所不知的爱人(露易丝是知名记者,可DCEU我认为她和超人的恋人关系并不是完全公开的,原因1 超人害怕公开会有人伤害Lois。原因2 作为“超人女友”的头衔,恐怕露易丝听起来可远不如记者来的舒服,她不会想要。但只要稍作研究,莱克斯也立刻就掌握了这个情报)坚强又独立,也没有一颗女巫的心脏能被沃勒握在手里(自杀小队电影中,堕落女巫最开始附身于琼‧谬恩但却被沃勒所控制,是因为她的巫女心脏被巫术的形式与身分离,字面上的落入沃勒的掌心。)




自杀小队电影中的中心城危机,图中是女巫的潜逃和灭世计划




本来,只要能hold得住,这两个人(沃勒和莱克斯)的胆子是绝对不惜玩玩火的。看看沃勒在小队里搞得烂摊子(女巫出逃虽最后被小队消灭,却重伤美军军力和中心城,造成极大的社会损失和恐慌)和莱克斯最后祭出的毁灭日吧(一样失控了)。而当莱克斯终于找到了玛莎/露易丝 这个超人最大弱点(他的所爱之人)后,更是毫不犹豫的,坚决的准备用上一把(因为这个弱点是一次性的,他只能在有限的时间之内来要挟超人,不可能指望长时间或者永远的把玛莎/露易丝藏在超人找不到的地方)




出自BVS:正义黎明




当超人屈服于莱克斯的要挟之下,电影里那一刻莱克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说:……神也对我俯首听令了。——如果可能,他是绝对很想控制这种力量的 (漫画世界的莱克斯 卢瑟也真的这么干过,虽然只是个超人的复制品),但是他又非常清楚的知道他做不到。(这一点上,莱克斯远比沃勒要有自知之明也聪明的多,看的也更远。)乱世才更获利的莱克斯和沃勒看来,超人这种强大无比但可控性极差甚至没有可控性的力量,(莱克斯认为)只有一种必然的选择,消灭。*注2(这也是我认为,莱克斯手里有一些超能人但估计成色不佳的原因,太强大的如女巫沃勒当然也不肯给他,而对莱克斯来说,他亦根本不想要他不能控制的“工具”。毁灭日是莱克斯的Plan B,是他自己在扮演上帝“造物”,也是他绝对要除掉超人的决心。我个人认为八成莱克斯自己是有最后的制约机制的,只是超人未死之前,不会拿出来罢了。 而沃勒的个人能力和宏观远不如莱克斯,她是个相对单纯的利己主义者,所以她能做的,也顶多是帮助Lex推波助澜,另外在超人死后暗自窃喜而已。)


但这些都不是我前天晚上想讨论的重点,而是我在整理对话内容时,不受控制的话题延伸。我其实前天晚上一开始的中心非常简单,我只是突然意识到在沃勒和莱克斯眼中,无论布鲁斯在莱克斯集团黑到的,还是自杀小队结尾彩蛋里跟沃勒拿到的那份更详细的(沃勒形容为皇冠上的珍珠般珍贵)包含有闪闪、海王、钢骨的资料,是毫无……我就爆个粗口……是屁用没有的。——这个人居然想靠交朋友来组织自己的队伍??以你一个普通人类?不是拿钱雇佣??没有利益交换??没有把柄制约?? 这不是白日做梦吗??——我甚至怀疑这两人明里面瘫脸(Waller直接哼了一声),肚子里都快要笑翻了。


 


小队彩蛋,布鲁斯以“保护阿曼达 沃勒”为代价交换到了超能人的完整资料




然而这两个DCEU世界里搞不好是少数和老爷伯仲之间,算是最精明复杂、洞察人性的两位所不知道(不相信)的却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枭雄,还有英雄。


他们和老爷还有正联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并不是好人,更不是英雄。他们不会知道神奇女侠沉寂了百年的热血已被点燃,也不知道超人的死让闪闪和钢骨这样的年轻人被感召、被撼动(莱克斯是一定程度上是预见到的,这也是他一定要超人死于污名的原因之一——揭穿一个伪神)。他们不知道,布鲁斯 韦恩 即  蝙蝠侠……活了四十几年没刻意跟人交过朋友的那位黑暗骑士,这一次交下的,却是一辈子,生死与共的朋友和战友……最后变成家人一样坚定的存在。(而莱克斯和沃勒)他们不知道,他们不会懂。 


………


我们俩聊到这里的时候,其实除了抱头一起哭了场鼻子之外,还在意见上出现了两个分歧,也就是我文中红字做注脚的两段话:


 



      注1:在BVS里面,莱克斯的所有背后操作最关键的、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布鲁斯毫不怀疑其实是莱克斯有把“超人威胁论”这个原本布鲁斯已有的观点和“如何杀死超人”这个下一步的必然选择,悄悄发酵加强后和再融合进蝙蝠侠的思想中。让布鲁斯在黑入莱克斯集团主机后,无差的同时拿到一些其实莱克斯觉得对自己毫无用处,但看起来又仿佛很重要的信息和资讯,绝对是对他真意最好的掩饰。           

非君完!全!不!同!意! 她完全不认为莱克斯在蝙蝠侠对超人的杀意里有起到过任何的推动和助燃的作用,并且氪石也并不是他刻意让蝙蝠侠取走的。莱克斯既不是全片最高智慧,蝙蝠侠亦丝毫没有被愤怒和酒精冲昏了头。这里引用她的文章——贊那托斯式弒神計畫里面的一段来总结她的观点:



  ●对布鲁斯韦恩/蝙蝠侠来说他最后的目标是「判死超人,谁动手不重要」,这是在了解超人与人类间的结构性矛盾后自己判断的结论;这样想法的产生跟莱克斯完全无关联,也直到他实际与超人交锋之前都没有改变过●对莱克斯 卢瑟 jr.来说他最后的目标是「证明超人不是全善全能的「神」,然后判死超人,谁动手不重要」;想法的产生同样只跟自己的经验有关  ◆结论:在电影开始之前蝙蝠与莱总两人的目标本身就有很高的重合性,对彼此唯一的不确定因素是重合的程度。他们都不是因为什么人或外力操纵得到这个相似的结论的,只能说strange minds think alike英雄所见略同。            



她的第一部分的理论我一开始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她的理论成立,不仅一些莱克斯的剧情疑似多此一举,某种程度上老爷的黑化就远比我之前认为和分析的要更加崩塌……你甚至可以说,在幡然醒悟,意识到酥皮有人性之前,他是这片子里另外一个反派了。


 



  注2:莱克斯和沃勒看来,超人这种强大无比但可控性极差甚至没有可控性的力量,只有一种必然的选择,消灭。                    

           

非君坚持认为,莱克斯对超人的杀意来自于一种救世主的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看透心理,包括他与芬奇议员的对话。我引用和她的聊天记录来说明她的想法。



   世界上最聪明的两个人:莱总和蝙蝠,不约而同想要除掉超人,而且只想要除掉超人。原因是因为,超人是最.强.的超能人(而超人的存在本身就打破了持续数千年超能类跟人类的脆弱的平衡)                    

           

这一段说是我们的分歧,不如说侧重点不同,对莱克斯解读并不矛盾。莱克斯绝对可以做到在世俗算计的同时心理上非常宏观。对于超人因为没有可控性而起的杀意和因为族群之争的杀意,这两件事完全可以相容,并合二为一。之后我开始详读她的贊那托斯式弒神計畫,我看到第二章的时候,对第一点已经开始动摇了。


因为我发现她的理论在很多细节上更好的解释了BVS的对白和剧情。尤其是蝙蝠侠的故事线。这个对我来说是非常震撼的一个领悟……以前的思路完全被洗牌了(但并不是以前的解读全都被推翻了)。BVS突然之间又变成了一个有点陌生但更吸引人的电影。毫无意外的,我去重新刷了最终剪辑版,恨不得一帧一帧寻找我曾经错失的角度……最后的结果,就是你们看到的第三次重写版的本文。 


那么到底,我和BVS的第二春(0- 0)又有哪些收获呢。如果您还有耐心继续看下去,就请再和我一起回顾下面这些熟悉的场景,尝试以这个全新的角度来审视BVS的台词和画面。相信您会像我一样,再次被前所未有的黑暗跟难以想象的光明所撼动:


1、坠落


可以说,开场布鲁斯的这段自白和年幼的他跌落蝙蝠洞的一幕,是他堕入黑暗无可自拔的开始。他从这里启程直到和超人兵戎相见,你看到的他永远只待在黑暗、角落、地下这样的地方,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主题是复仇……而坠落,从未停止。falling,thing's falling,man‘s falling这个概念充斥于整部电影,尤其是布鲁斯的故事线。(甚至连电影OP我们在DC的logo旁边,也看到了飘落的树叶。)




出自BVS:正义黎明 开场




2. The déjàvu (似曾相识)


韦恩财务大楼倒下的瞬间,成年布鲁斯的大吼和他的童年悲惨记忆犹如倒影一般重叠。他抱紧了刚刚救下却成为孤儿的女孩仰望天空。虽然布鲁斯没有看过也不知道莱克斯父亲的油画,但眼前的一切让他判定,那个从天而降的人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即使身上穿的还是布满尘土的西装两件套,可布鲁斯的眼神,已随着黑暗骑士的主题音乐响起完全变成了蝙蝠侠。


成年布鲁斯第一次出场,目睹大都会市韦恩财务大楼的倒塌和超人的第一次现身




3. The Ask. (质疑)


蝙蝠侠/布鲁斯对超人的杀意,早在Black Zero Event的那天就已成型。 莱克斯对超人的敌视也在他第一次出场就表达的清清楚楚。莱克斯不但自己恨超人,甚至不断的撩拨和煽动一般的普罗大众对超人的仇恨情绪。而这样的动机和杀意站得住脚吗?不该被质疑吗?……于是,我们在后面几幕的一些台词里会不断的看到、听到以下这样语带双关的叙述和提问,包括最著名的“ 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 ”——Who watches the watchman 的墙壁涂鸦彩蛋也是在挑战和质疑布鲁斯甚至莱克斯的动机。(巡警视角解读来自JL podcast的Sam)




露易丝在假吉米身份被拆穿和被杀后,与非洲军阀的对话。图右为蝙蝠侠第一次出场




第三人的旁观视角还不足够,蝙蝠洞这一幕开始Bruce的做为也被阿福所质疑(而且应该不是质问了一天两天了),甚至步步追问。而显然布鲁斯从一开始对他的管家/搭档就没说实话。




布鲁斯 对他的管家/搭档/家人阿福 隐瞒了他的真意




4.The Detective (侦探)


布鲁斯在这一幕里接近他的目标(从指导自己的拳手赢黑拳,到地下拳庄小酒吧的攀谈),成功的复制到了他想要的相关信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世界最佳侦探的手段颇让人刮目相看。但除此之外,我个人更感兴趣的则是安纳托利·尼克亚杰夫不多台词里的这一句“ 一个人的幸运往往来自于他兄弟的不幸。”实际上它让我想起“X战警:第一战”里X教授获得他教授头衔的那篇关于“尼安德特人(早期智人)  的远亲智人在突变后加快了进化过程,最后造成了早期智人灭绝”的论文。超能人某种程度上来说,除了外星人的超人之外,就如同人类的兄弟手足。这句话的引用,亦有很大的嫌疑是在暗示布鲁斯对超人恨意的本质与莱克斯并无不同(但动机却有不同)。




世界最佳侦探出手




5. 第一场噩梦


BVS最常被人诟病的地方大概就是梦的部分了,很多人觉得既然是梦又没有真的发生有什么必要拍进去呢?其实,梦境往往是挖掘和表现一个角色的最佳方式。尤其蝙蝠侠/布鲁斯这样一个性格复杂,命运波折,善于把情绪藏进内心,一个人两个身份的人物。我们从开场的Beautiful Lie,被蝙蝠群抬着飞向天空的幼年布鲁斯片段更能够确定,他的梦往往包含着巨大的象征意义。(这几段梦的手法,也是非常充分的证明了BvS从来不是一部传统的超英“动作大片”,隐喻、暗示、梦境、双关、多关语的运用是非常文学和剧情类的手法。主旨是讨论人物和主题,并可以让观众一再回味。这与很多抱着去看三幕超英爽片的人的期待是不相符的,是失望还是惊喜却各占一半,显然,我自己是惊喜的那一半。)





第一场噩梦 




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第二个布鲁斯的梦,这个梦是真的梦境(噩梦)。发生在他复制完手机资料发现“白葡萄牙人”及“氪石”和莱克斯有关(并且还有典型的属于布鲁斯 韦恩的酒色生活)之后。但显然,美酒和美女并不能阻止他的噩梦(他对于从噩梦醒来后的处理只是,吃了片药)。我们看到这个梦里第一个镜头就是慢镜头下,他左手持花走向家族的墓园(树叶坠落,走向黑暗)。推开墓门,在一张“行走在燃烧城市间的米迦勒(michael)”彩色玻璃窗画前转身,伸出的手指被渗出的血迹染红,墓室裂开,巨大的人形蝙蝠从里面钻出,他猛的惊醒。而几十分钟后,观众们能看到在他准备杀死超人的一战里,也有一个几乎一模一样,平行对称,右手持矛的镜头。在布鲁斯的梦里,义警生涯就像手持着鲜花敬献给父母一般的复仇(我猜他几十年的梦里,葬礼和墓园的桥段一直反复出现。),也是以米迦勒“绝对正义”之名度过的二十年。正如莱克斯父亲的油画倒置一般,既然恶魔来自于天上,那么代表光明的天使则必定来自于地下(可最有趣的是,这幅米迦勒的衣着却是红蓝双色)。布鲁斯对于除掉超人的执着,甚至在梦里也不曾质疑过(但梦境本身却质疑着他,他手上的这些年来不惜沾染的血迹,巨大的人形蝙蝠反噬,红蓝衣的米迦勒)。而这一切就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了图最右的现实(也差一点就让他铸成大错)。


米迦勒的画像出现在布鲁斯的梦里是非常有趣的设定,也是BVS这部电影相当文学化的一个很好例子。米迦勒是圣经里的天使名,被唯一提及的天使长,基督教中流传米迦勒守护着圣母玛丽亚(Mary)的灵魂,不让别人沾污。所以在墓室当中拥有米迦勒画像并不奇怪。而米迦勒这个名字还有一个意思就是“Who is like God?” (也部分暗示了超人的犹太教起源——这里可以参考非君的文章淺談超人,與「天使」意象 )。我们看下图,图左是历来米迦勒在宗教艺术里的形象,他右手持剑,脚踩着恶魔的头颅,以正义之名行杀戮之事(是不是让人马上想起,布鲁斯和超人决战时,几乎杀死超人的那个动作呢?)。而图右是电影中,出现在布鲁斯梦里的米迦勒画像——头顶太阳之光。黑发蓝衣,红色披风,行走在燃烧着的城市之间。——电影里的这幅米迦勒,到底是在说布鲁斯,还是在说超人?电影画像的米迦勒的形象不但外观符合超人,在钢铁之躯里,他也正是为了人类而屠掉了佐德这个恶龙(恶魔)。而圣经里的米迦勒,还有一个最后审判时数算人的灵魂的天使,并审判人死后的命运的身份。这个铁面的“正义”的形象,则是历来漫画里的蝙蝠侠的中心思想。但如果莱克斯是对的,米迦勒被埋在墓室当中,那么电影里的米迦勒代表的是不是“来自于地下的天使”呢?莱克斯的天使与恶魔这个话题我们在后面的分析中还会再讲到,这个梗的重要性也远远被低估了。




宗教艺术里的米迦勒和BVS电影里的米迦勒画像




米迦勒部分请参考百度百科:米迦勒维基百科:大天使米迦勒


 



   (未完待续,下篇我们从 6.邀请 继续分析蝙蝠侠在DCEU的故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