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DC/會計刺客】Balance Due(亨本衍生)04 END.

Title: Balance Due(雙關: 應得的平衡,尾款)
Pairings: 亨超/本蝠, Clark/Christian
Ratings: PG-13,正劇向
Warning:部分 《會計刺客》劇透注意;時間線在正義聯盟成立之後以及《會計刺客》電影劇情前。


Part IV. Kissy

破曉時分的第一道曙光劃開連日的陰雲,也稍微驅散了不夜黑城的瘋狂。 時值七點,孤零零的一抹熟悉的人影佇立在韋恩子公司R&D大樓行道邊拉起的封鎖線之外,經過雨水沖刷的洗滌如今也不見那天慘案遺留的痕跡。 故事從此地開始,合情合理也將在此描繪出結局。

Clark望向那塊不起眼的空地,然後拉開背帶包將竊取的文件拿出來,順序按照傀儡公司的名稱排列。 Antrozous、Artibeus、Barbastella、Macrotus、Molossus、Myotis、Nycterus、Tadarida,這是冥府騎士無傷大雅的玩笑。 明日英雄將那疊資料收起來,手裡剩下的兩分文件則與蝙蝠俠的活動不相干,卻都指向一間不應存在的虛擬歐洲企業,附著在韋恩企業之下、躲藏在蝙蝠的陰影之後,如吸血的寄生蟲般蠶食鯨吞。

手機發出警示音,Clark透過破裂的屏幕看了看時間,轉身朝對街的一間小餐館走去。 他選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點了杯簡單的咖啡並將錄音筆和記事本放在桌上,耐心地等待。 五分鐘後門前的風鈴隨著木板門的開關又一次叮噹作響,一位灰髮斑斑身穿漆黑長裙的老婦人走了進來,哀傷的眼神在餐館內來回尋找,最後看到角落裡的年輕記者。

"請問你是...... Kent先生嗎?" 婦人遲疑問道,慢慢地來到青年人的面前。 "那天打電話的記者?"

"是的。 您好,Dodgson女士。" Clark禮貌地自我介紹,並拿出記者證以表明身分。 "我能否冒昧請教一些與Alice Dodgson有關的問題,希望您能體諒。"

Dodgson女士聽到女兒的名字,難過地低下頭,服務生這時到訪,詢問後替年紀老邁的女士帶來了杯果菜汁,卻沒能改善鬱悶的氣氛。 十多分鐘在靜默中過去,Dodgson女士才抬起淚眼模糊的絕望雙眸,Clark不由得想起自己年齡相仿的母親Martha同樣經歷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 "有什麼意義? Alice永遠不會回來了。"

對此Clark誠實地回答: "我能給她的,也只有事情的真相。" 以及對亡者的祈禱。

Dodgson女士悲傷欲絕地落淚,在年輕記者耐心地聆聽下,慢慢說出名叫Alice Dodgson的韋恩會計死前來不及說出口的故事。 最後Clark將那兩分異樣的文件拿出來,輕柔地問: "...... 那可否請教您,她有提過一間名叫Wonderland的歐洲企業嗎?"

Dodgson女士先是搖頭,卻突然停住後疑惑地皺眉。 "請問是指...... Lo先生? Lau先生? ——好像是位中國人,負責分配那間歐洲玩具公司的訂單。"

Clark驚訝地睜大眼睛,然後困難地擠出笑容。 "不,應該是我搞錯了。 今天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您,Dodgson女士。"



在子公司的24樓金融會談室內Christian專心地將R&D人事管理資料重新整理完畢,額角流著冷汗,手指有些難以控制地顫抖。 他熬夜仔細盤點過所有紙本文件兩次,卻發現幾項關鍵數據不完整,資料不齊全,試著聯絡Reese先生也只得到似是而非的說法。

Christian精神不濟地坐在會議桌上,身體不自主地前後搖晃,破裂鏡片後的琥珀色澤雙眼失神地望著前方窗戶上幾處馬克筆書寫遺留的空白。 一面無法完成的拼圖。 Chris這段期間寸步不離地與這些數據為伍,又還有誰可能亂動他的文件? 不對、不對,此時這位精明的會計天才突然想到,還是有人擁有這樣的機會,就在昨日下午當他因為巧合——刻意?——被支離這個房間的三十七分鐘內。

...... Wolff先生——?

是那個人,韋恩集團的總裁Bruce Wayne,那時他是為了創造一個竊取重要資料的空隙才故意挑釁的嗎? 難道是為了隱藏盜用自己公司資金的事情? Chris目前無從得知。

...... Wolff先生——?

然後Christian又想起Clark是如何三番兩次委宛地干擾他的工作,以及Clark和Bruce顯然認識而且關係甚好——

"...... Wolff先生?" 金融部門的秘書禮貌地敲了敲會談室的門,打開一道小縫。 "Lau先生請您將報告書整理好,在下午兩點的時候交到他的辦公室去——。"

哐啷!

Christian被自己嚇著,原本攥在手裡的椅子落在地板上發出響亮的聲音,面前那扇礙眼的玻璃窗被砸碎了,而秘書也早已離開而不見人影。 Chris嘴裡唸著熟悉的童謠努力讓自己冷靜,俐落地從窗框邊取下一塊形狀合適的玻璃碎片用手帕裹成握柄,最後將這把臨時匕首藏進袖子裡。

還有幾小時的時間,他能完成這件工作的,但在此之前Christian必須去拜訪一趟這間公司的大老闆。



星球日報暫時負責財經版的年輕記者在R&D子公司的大廳來回踱步。 電話聯絡不上韋恩總裁,拜託秘書轉接不通,來到公司前台要求安排會面也被擋在門外。 Clark急躁地看著時間流逝,決定不再管Bruce幼稚的賭氣直接動用超能力,下定決心今天要見面,儘管對方明顯的不情願。

Clark在頂層降落,透視能力讓他花不了太多時間就在高樓繁瑣的迷宮內找到正確的路,感謝週休二日讓樓內辦公的人煙稀少,也沒人注意到一位格格不入的記者鬼祟地繞過秘書的辦公桌推開後方的高級桃花心木雕製木門。

韋恩總裁破天荒地在假日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就是為了解開這起夢遊仙境事件背後的謎團,由Alice Dodgson的死亡與Lou Lewis Carroll的出現共同編織而成的故事。 "我可沒有安排採訪啊,Kent先生。" Bruce的嗓音低柔沙啞,頭也不抬專心地處理電腦螢幕上的數據。

Clark來到桌前,將記事本拿出來推到Bruce面前,讓他可以過目新聞修改數次後的草稿。 "罪魁禍首是Wonderland傀儡企業背後的人,我有理由懷疑是安排這整件事情的Lau先生,但目前無證據。 Alice Dodgson是無辜的。" 年輕記者快速地將他這兩天調查的結果說出來。 "我認為可能是她首先發現了數字的異常,最早就傳到金融部門負責人Lau先生耳裡讓他知道出了紕漏,才因此委託Chris Wolff想把事情嫁禍到蝙蝠俠頭上。 而Alice的死因,或許是被滅口的?"

集團總裁放下手邊的工作,拿起農場男孩的新聞稿子迅速瀏覽,然後輕輕搖頭。 "也只有你能把財經版寫成社會版了,Kent。"

"這些是事實,你必須相信我!" Clark激動地辯駁。 "我只是暫時無法證明Lau先生與Wonderland企業的關聯性,但是——"

Bruce舉起一隻手,示意要對方稍安勿躁。 "我知道Lau先生與Wonderland企業的關係,Clark。 我沒有不信任你。"

這讓Clark停頓了。 "你知道......?"

黑城的中年國王露出淺淺的笑,將電腦螢幕轉過去面對著年輕的陽光男孩,讓對方能看清楚其上的內容。 那是Wonderland企業過去一年內收支的詳細條例清單,幾個海外洗錢的管道,以及反向搜查到的私人帳戶——全部是登記在Lau先生的名下。

Clark驚訝地輕咳,"什麼時候?" 這個問題讓Bruce高深莫測地轉了轉眼睛。 "昨天,記者會的時候。"

氪星神子立刻大致理解了一切的來龍去脈,哥譚騎士擅長的圈套。 記者會的時候Bruce等到Lau先生發言時離席,不是為了回自己的辦公室,而是去週末無人的R&D金融部偷取最高管理私人主機硬盤上的資料。 然後下午出現在24樓的會談室。 "你當時是為了支開Christian要偷他手上的蝙蝠相關公司文件,才那樣刺激他?" Clark做出結論。

Bruce將電腦轉回來,故意避開男孩的藍眼睛。 "原本是,但看到你讓我改變主意了。" Clark聽得滿頭霧水,但Bruce沒給他機會提問就將一隻手伸到他眼前,掌心朝上。

"那些文件是被你拿去了吧? 基於昨日我花了時間卻空手而歸,你又顯然查到了許多不應該知道的內幕。"

明日英雄點頭承認,拉開隨身背帶包的拉鍊,將那些以蝙蝠命名的傀儡公司文件和Wonderland虛擬企業的文件分別轉交到哥譚騎士的手裡,然後看著對方啟動變聲器透過電話聯絡哥譚市警署。 或許蝙蝠俠確實能如承諾自己處理好集團內的問題,但Clark並不後悔過去這段時間的行動。

Bruce掛斷電話,雙手自然擺放在橡木桌面上文風不動地靜坐思考了十秒後才非常非常小聲地開口: "謝謝你,幫我找出Wonderland企業的紙本紀錄。 這部分我自己做不到。"

Clark露出了釋懷的微笑。

"怎樣。" Bruce不好意思地癟嘴嘀咕。

"既然兇手已手到擒來," 記者語氣溫和地指出,"這表示你不會再為了Alice的死亡對著我和Chris生悶氣了吧——?"



——私人辦公室的桃花心木門突然碰!一聲被摔開。 Bruce和Clark不約而同抬起頭,看到Christian Wolff握著鋒利的玻璃碎片站在門邊。 "Chris?" Clark驚訝發問,但目露兇光的來客卻無視了昔日朋友的疑惑,目不轉睛地盯著坐在辦公桌後方,眼中堅信的罪魁禍首。

"我要完成,它,把你偷走的資料還給我。" 天才會計師漠然地對著企業帝國的總裁說道,熟練地握著臨時的武器,毫不畏懼。

"等等,Chris。 你誤會了。" Clark看著徒然每況愈下的情勢焦急地踏入兩人之間,說什麼也要避免刺客與義警再次爆發肢體衝突,而這次,變裝的超人是擋在Christian面前保護自己身後的Bruce。 "拿走那些資料的人是——"

"——是我。" Bruce忽然出聲打岔,站了起來,拾起桌上的文件繞過鋼鐵男孩的身旁。 Clark詫異地望向身著西裝的黑騎士,接收到一個難以察覺的搖頭,然後Bruce才冷靜地將目光落在稍顯年輕的鏡像模擬,語調平穩地開口: "我會將這些資料歸還給你,但我希望你也能配合我的意思。 把最後完成的報告交給我。"

Chris狐疑地微微皺眉。 "Lau先生才是雇用我的負責人。"

"是的," Bruce坦然回應,"但就我所知他目前正以金融犯罪嫌疑人的身分被哥譚警方暫時拘留,沒辦法審閱你的作業成果。 何況,既然你即將完成的報告就是能將他定罪的關鍵,不是更不應該給他機會銷毀證據嗎?" 韋恩總裁舉起那疊重要的文件,足夠自信地等待門邊的雇用會計主動靠過來,對刺客手裡的鋒利武器全不在意。 反而是一旁的Clark緊張地屏氣凝神,注意著兩人最細微的一舉一動。

這次是由Christian勇敢地率先做出選擇,謹慎地自行扔下那片玻璃,落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他對著雙手指尖吹氣,一步步靠近,最後小心翼翼地接過那疊資料,眼神不安地飄向別處。 Clark在心裡鬆了一口氣,幾乎是引以為傲地看著Chris從襯衫口袋的保護筆套中拿起原子筆。

在Christian振筆疾書工作的時候,超人和蝙蝠俠不約而同地觀察著他表情上的變化,知道這位聰明的數學家在這些數字中找到正義聯盟的蛛絲馬跡是遲早的事情,然而過程中那位雇用會計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顯著的情緒變化。 Chris很快就核對完最後的資料,並且手寫出一份整整齊齊的書面報告,鏡片後黯淡的琥珀色瞳眸什麼都沒有透露。

Bruce歪過頭眨眨深色的漂亮眼睛,刻意地表現出事不關己的輕率模樣。 "結果呢?"

"我不喜歡你,Bruce Wayne。 其實你才是最不應該擁有這份報告書的人。" Christian直白地對著黑夜騎士評道,語氣上全無保留做出結論。 這話讓Clark擔心原本還算和睦的氣氛會再次遭到破壞,Chris卻意外地忽然轉向他,並將完成的檔案交到明日英雄的手中。

Clark拿著那份報告書。 "你知道我會怎麼決定。"

"我不知道,人們總是讓我驚訝。" Chris老實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但最有資格決定此事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

Clark慎重地點點頭。

"而且你的猜測有錯誤,偵探先生。" Christian接著說。 "Wonderland企業收支數據、分配、買賣,全部都是完美假造出來的。 那人必定是第一手處理資料的韋恩集團會計,不可能是Lau先生。"

Bruce立刻理解了,畢竟也不是沒有懷疑過,只是證據不足。 "後續的問題我會處理。" 蝙蝠俠承諾,然後,才開口道: "...... 謝謝你的幫忙,C。"

或許平衡的支點就在這裡,有些秘密就該留給沉默,不要太過追究。 韋恩集團R&D事件的完整報導會在隔日的星球日報社會版上佔據一定的篇幅,真正的犯人會因為這起金融案被起訴定罪,這就是夢遊仙境的全部公開真相,...... 而或許終於能讓Alice Dodgson的在天之靈安息。

至於不會公開的部分?

化名的刺客Christian Wolff將能在不久的未來平安脫離哥譚這座瘋人村泯滅良知的魔抓,繼續他的旅程。 蝙蝠俠會在仔細考慮過後刪除電腦中標名「The Accountant」的檔案,決定信任搭檔的判斷。 而在更加遙遠的日後超人將會披著紅藍的標誌性裝束親自拜訪位在伊利諾伊州的ZZZ會計事務所,代替蝙蝠俠轉交此案件的尾款,薄薄的一本書就是三人友誼的證明。

但在這一刻,Clark只是看了看他的這兩位朋友。

工作終於圓滿完成的會計師Chris,偷偷地瞥向孤高的騎士,嘴角高興地彎起難得的微笑,讓他顯得青澀而更加孩子氣。 放下心中大石的Bruce肩膀不再緊繃,墨藍色的眼睛溫和許多,窗外的雲層終於散去讓正午的陽光從窗戶照進來,將他照映得非常非常美麗。

於是Clark靠過去,親吻了韋恩國王柔軟的嘴唇。






END.

A/N: 真正的犯人是謎語人,在本篇中的化名是「Reese先生」(Mr. Reese與mysteries諧音)。 猜到的舉手 XDD
A/N: Bruce最後稱呼Chris為「C」有其意義。
A/N: 案件尾款就是那本Chris堅持要帶著跑的動作漫畫第一期,也是這篇腦洞文的成因。







评论(15)

热度(71)

  1. JasmineFafakescorpion 转载了此文字
  2. Fiona爱DC_超英精神大于CPfakescorpion 转载了此文字
    明天给这篇心爱的文长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