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DC/會計刺客】Balance Due(亨本衍生)03

Title: Balance Due(雙關: 應得的平衡,尾款)
Pairings: 亨超/本蝠, Clark/Christian
Ratings: PG-13,正劇向
Warning:部分 《會計刺客》劇透注意;時間線在正義聯盟成立之後以及《會計刺客》電影劇情前。
A/N: 感謝@Fiona爱DC_超英精神大于CP 在細節的部分幫了大忙~


Part III. Teary

連夜的豪雨終於在今早趨於緩和,還為哥譚市的空氣帶來難得的清新,儘管人來人往的居民若是抬眼望去仍可見厚重的雲層在城市上空徘徊不去。

Christian準時在八點整踏入韋恩集團R&D子公司大樓的民眾接待廳。 雖然是列假週末,公司內部卻仍然熱鬧,就為了昨日發生的悲劇。 但這與他無關,於是Chris漠視一切騷動按照既定行程來到位在24樓的金融會談室。 Reese先生已經在那裡等他了,也有依循要求將所需要的文件準備妥當。 會議桌上整齊地擺著帳簿冊,書面資料則一箱箱地堆滿了一整面牆壁。

"你需要的東西都在這兒。" Reese隨意地揮手表示。

Christian仔細檢視過文件的目錄,抬眼瞥向身材矮小的韋恩集團會計。 無法理解為何對方還繼續待在這裡。

Reese搓了搓掌心。 "我們要從哪裡開始?"

這讓Chris越來越疑惑了。 "我不需要幫忙。"

"是、是,我知道。" Reese忍耐地擺出免強的客套微笑。 "但Lau先生請我過來這裡,如果你遇到什麼疑問或——"

"我沒有。"

"——不然就當我是來確認查帳的進度。" Reese齜牙咧嘴地無視打岔繼續說。 "你也知道昨天中午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是我的一位同事,也是金融顧問,居然發生這種不幸...... "

那人開始沒重點地滔滔不絕,而Christian的注意力卻完全被更早的那句話吸引,無法釋懷。

"...... 她是個很不錯的女士,效率又高。 加上這件事跟她身上的悲劇或許有點牽連,畢竟她才是最早注意到數字錯誤的人,因此主管單位才格外要求查帳的過程不可有疏失。"

"你是來監視我的?" Christian問道,乍聽下是無關聯性地突然改變了話題。 他的表情非常委屈。

Reese的嘴巴一張一闔,最後勉為其難地擠出: "不是,我是來幫忙的。"

"你說謊。" Christian伸出舌頭舔舔下唇,眉頭不解地深鎖。 "為什麼說謊?"

矮個子會計師簡直無言以對,這傢伙是小孩子嗎? 大男人鬧什麼彆扭脾氣啊! Reese覺得偏頭痛又開始發作了。 "這不是重點,Chris。 就當我不存在,專心完成你分內的工作就對了。"

"但你沒有不存在?"

"這是譬喻!" Reese要抓狂了,怎麼會有個這麼沒有說話技巧的人? "連這個都不懂嗎!"

"...... 你在生氣。"

"去你的! 我當然在生氣!" Reese咬牙切齒,忍不住氣一聲摔門而出。 留下滿臉茫然有些不知所措的Christian獨自留在會談室內。



早晨九點半的記者會被安排在R&D子公司一樓的招待大廳,那邊臨時架設了一座講台拉起布條。 金融部和人力資源管理的秘書在夜裡趕出了聲明稿,轉交給位在後台準備的Fox先生和Lau先生。 Bruce手裡拿著平板電腦面無表情地依靠著二樓玻璃迴廊的合金杆向下眺望,靜觀其變,好在他不用公開出席這場沒有實質意義的鬧劇。

職業記者們和攝影師魚貫而入,晃眼過去能辨認出好幾個知名的報社。 Fox先生踏上台首先表示了公司為逝去的員工哀悼,才開始給出說法,鎂光燈不斷閃爍。

開啟平板掛上單邊耳機,在電子裝置上調出影像,十年前的紐約市街角、昨日雨下的花棚架、24樓的金融會談室。 Bruce擅長同時執行多重任務,一邊留意Fox的能言善道一邊竊聽從紐約市警署的監控紀錄中黑來的音頻,反覆聽著「會計刺客」十年前的獵物死前最後的遺言。

脫去鎧甲的戰袍騎士冷漠地看著黑白視頻裡更年輕的Christian Wolff執起餐刀在紐約的大街上有效率地砍死兩名幫派份子,在飄渺的哥譚雨中依靠著鋼鐵男孩的肩膀,...... 以及現在獨自一人在韋恩R&D的會談室,將麥克筆和文件排列整齊後對著自己的手指尖吹息,開始工作。

耳畔裡迴盪著的,是亡魂的求饒。

樓下的人山人海中有個熟悉的影子抬起頭,Bruce對上那藏在鏡片後的一雙清澈藍眼睛。 很顯然Clark沒有聽從他的請求,打算對這事追根究底。 台上現在輪到Lau先生說話了,而Bruce不打算繼續浪費時間,離開了二樓的天井迴廊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Christian Wolff在24樓的會談室。



在R&D大廳的Clark看著Bruce西裝革履轉身離開的背影,擔心對方是要去找Chris單獨會面,於是兩秒內做出決定跟了過去。 但出乎意料地當他踏出電梯來到24樓,看到的卻是Reese先生在會談室外頭躊躇著生悶氣,而Bruce本人則絲毫不見蹤影。

聽力鎖定那熟悉的心律,Clark很快發現Bruce所搭乘的電梯往更高的樓層去了。 回自己的辦公室? 突然覺得這樣過分憂慮的行為太過於好笑,根本是杞人憂天,Clark遙遙頭跟Reese打了聲招呼開門進入金融會談室。 白板上已經被Christian用麥克筆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數字,連旁邊的牆壁和窗戶都無倖免。

Christian對於Clark突來的拜訪感到萬分疑惑,他放下剛查閱完畢的帳簿,抬手推了推細框眼鏡。

Clark迅速地瀏覽過已完成的部分,有些詫異地評論道: "資金流失是從一年前就開始了?"

這讓Christian感到驚喜,他很少遇到能同樣不需要解釋就能自行進入狀況瞭解數據思路的人。 儘管Clark的解讀不完全正確。 "去年三月初開始出現比較龐大的金額外流,但數據上的矛盾從更早就出現了。" Chris從會議桌上翻出一疊文獻資料交給年輕的記者。 "看-看-看這裡! 十年前就有問題了,甚至更早!" Chris指著數據,開心地說出自己的發現。

Clark接過那疊文件,臉色立刻變得微妙。 他其實早就注意到這十年間陸續出現的R&D數據錯誤,而刻意沒指出來,不過是因為他仍短暫地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法希望Christian不會發現這點。

但至少現在事情越發明朗。

蝙蝠俠挪動韋恩企業的公帑數年,約在一年前被某人發現並加以利用,兩個月前才調職過來的女會計員不可能是這號人物。 死者是無辜的。

遇到如此有趣的數字謎遊戲,Christian總是特別興致勃勃。 他準備請門外的Reese先生把公司近二十五年的財政紀錄補全,好讓他能徹底查清楚這整件事情的矛盾,不料Clark卻突然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了他。

"Chris,你能不能把一年前開始的金額流失寫進報告裡就夠了?" Clark困難地說出口。 "更早之前的韋恩集團問題不要多管,畢竟那根本不是這家公司雇用你來的原因。"

"不行。" Christian皺眉,快快地遙頭。 "不行、不行,這樣報告不完整。 我必須完成完整的報告。" Chris僵硬地掙脫了加諸在手腕上的束縛,暫時離開會談室去要求門外的Reese先生在下午前補齊公司R&D過去二十五年內的財政紀錄紙本資料。

在這短短的兩分鐘內,Clark利用超人的透視與整合計算能力作弊,從堆積如山的硬體訊息量中找出與正義聯盟和蝙蝠俠的活動相關連的紀錄,並急促地將那十幾張至關重要的文件整理好收進隨身的背袋之中。 Christian回來時正好瞧見他拉上公事包的拉鍊。 Clark尷尬地笑笑,有那麼點做賊心虛。

單純的Christ對那樣怪異的舉止好奇地眨眼,但沒有懷疑。 他捲起襯衫的袖子機械性地對著雙手的指尖吹氣,準備繼續未完成的會計工作,孰不知Clark已悄悄奪去了最後那一塊拼片,讓他永遠不可能完成這面韋恩集團R&D的拼圖。



早晨的時光飛逝,日報記者Clark坐在橡木會議桌的一個角落安靜地在記事本上趕著自己的新聞初稿,時不時抬起頭來觀察會計顧問Christian聚精會神計算著繁瑣數據的表情。 下午準時一點半,Christian將又一支壽終正寢的麥克筆投入垃圾籃中,將整理完畢的資料分門別類放置好。

"吃飯嗎?" Clark開朗地出聲詢問,也迅速地收拾好東西站了起來。 "是。" Christian立刻回答了,誤以為那分邀請只是字面意義的提問,卻無意間讓對方誤會了他的意思。

"太好了!" Clark興高采烈地示意了自己的提袋。 "我也有特地備了午餐,既然今天沒有下雨,我們可以去附近的公園散步曬曬這裡難得的太陽?" 這樣的熱情讓Chris有些應接不暇,第一反應是想提起今日預報的陰天雲霧,但Clark已經踏出了門扉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Christian困惑又有些慌亂地跟著,但心裡其實也感到小小的高興。

時值週末,24樓金融會談室外的走廊上除了他們之外空無一人,而Reese先生也在早些時候離開去補印更多的資金記錄。 帆布鞋和牛津鞋一前一後踩在高級的地毯上發出窸窣的聲音。 Clark在距離電梯廳幾步遠的地方等著Christian跟上他的腳步,然而這時,對面的電梯門打開了。 Chris錯愕地駐足,腦子卻先聯想到了二重雙生靈的恐怖傳說。

Bruce Wayne步履優雅地邁步出電梯,看似隨意地整理鈷藍色高定西裝三件套袖口上精緻的白金袖釦,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自然的高貴氣質,而在瞥見超人的瞬間維持表情儼僅的空白。 Clark無法判斷是誰更驚訝一些。

韋恩子公司24樓的長廊內,明媚的午間豔陽恰巧在這時突破雲層的阻攔,從一側的窗戶照射進來宛如撒在地毯上的金粉。 Clark佇立的位置剛好在陽光過道的中央,沐浴著光輝璀璨的擁抱,而Bruce和Chris則分別站在長影拉起的布幔下陰暗的兩端。

三人對峙不過霎那,但恍若隔世。

然後當然是Bruce先有動作,牽起嘴角的笑意,舉止言談間完美了一具悲喜劇假面。 也驅散了時間靜止的魔法。

"Clark,在這撞見你真意外。" 身價非凡的總裁姿態誇張地感嘆,來到年輕記者的面前隨手就扯掉了對方色澤單調材質粗糙的領帶。 "為什麼每次看到你,衣服都穿得如此邋遢?" Bruce眨著眼睛問道,順平農場男孩的領口再重新替他打上領帶。 突如其來又莫名其妙的親暱行為讓Clark的心跳立刻不受控制,感到耳根發熱,甚至有種錯覺好像這位美麗的中年國王會當眾親吻他的臉頰。

當然是不可能的,更何況,說Bruce Wayne的所有行為都是另有動機的也不為過。 而顯然這次的動機就是被晾在一旁的Christian Wolff。

"不介紹你的這位小男朋友給我認識嗎? 仔細一看還真是跟我長得挺像吶。" Bruce轉頭投向Christian的眼神幾乎是刻意的戲謔,Chris不舒服地躲開視線,雙手指節發白緊緊攥著公事包的肩帶。 世界的惡意層出不窮,而如今甚至在他的面前出現了這樣一位擁有相同容貌的交際王子,好似在變相嘲諷他先天的精神殘疾。 耳鳴的回音讓Chris什麼都聽不清楚,除了那句刮過腦門的指控:「怪胎、怪胎、怪胎」。

而這次很不幸地Clark沒有立刻注意到昔日朋友情緒上的波瀾,因為他的眼裡只剩下那位容光煥發的社交花蝴蝶。

"Bruce,拜託,別這樣。" Clark嘆息道,握住哥譚國王的手腕將那雙調皮的手從他的領子上拉開。 他看不懂搭檔在玩什麼把戲。 "你明知道我和他不是這種關係。"

"你弄痛我了,Clark。" Bruce突然變臉,"放開我。"

Clark趕緊放開手,自己的力道什麼時候又失控了? 但其實Bruce並沒有受傷。 在超人鬆手的瞬間,哥譚黑蝙蝠墨藍色的瞳眸向鋼鐵男孩身後的會計師瞟了一眼——或許Bruce永遠改不了衝動玩火自焚的性格——他反手甩了Clark一個耳光。

如期像是打在了鐵板上,Bruce感到掌心發疼。 事情太突兀讓Clark沒有立刻反應過來。 然而身後的男子就像受制約的瘋狗受到刺激,瀕臨崩潰邊緣的Christian幾乎是——幾乎是——完全按照Bruce預設的劇本撲了過來。

第一個拳頭揮出去弄傷了黑城國王的漂亮臉蛋,擦破了嫣紅的薄唇。 Chris沒想過要留情也不打算停手,上前就繼續朝對方的胸口出拳,但他沒料到Bruce的眼神會瞬間變得鋒利,會在最後一刻拉住他的手腕往後折,緊接著膕窩被踹強迫下跪。 最後是在背部肩胛骨之間的一季肘擊。 Christian難受得咳嗽,兩秒內就被Bruce粗暴地面朝下壓在地板上,細框眼鏡一側的鏡片在兇狠的連續動作下破裂,如困獸般狼狽地掙扎。

而Bruce則冷靜地舔了舔滴血的嘴角,舉起手準備擊暈這位極不穩定的鏡像模擬,卻沒想到接下來會是一陣天旋地轉,自己反而被按在旁邊的牆壁上無法動彈。

是超人。

單手輕易地將蝙蝠俠摁住,就為了袒護他身後的「罪犯」。

"你在做什麼?!" Clark對著Bruce大聲質問。

Bruce抓著壓在胸膛上不動如山的鋼鐵臂膀,原本精心雕琢的灰白髮絲有些凌亂地落在眼前。 "媽的,是他先攻擊我的!" 他嘶聲咆哮。

這樣的指控讓驚魂未定的Christian更加無法鎮靜了,他撿起散落的眼鏡碎片從地上爬了起來,頭也不回就往走廊的彼端跑。 他想離開這個如此不友善的地方,他想離開,耳朵裡卻仍然在嗡嗡作響。

"Chris! ——Christian!" Clark朝著Christian的方向吶喊,卻徒勞,只能看著年長會計師的背影消失在長廊的轉角。 情緒紛亂糾結,年輕記者將頭轉回來瞪視仍被他壓在牆上的韋恩總裁。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要故意刺激他?"

因為我希望你能親眼目睹,認清楚Christian Wolff是一位怎樣的危險人物。 Bruce這麼想,喘著粗氣,小心翼翼地將那些刺耳的話語挽留在心裡。 等不到回答的農場男孩失望地搖頭嘆氣,放開箝制對方的雙手,扔下孤獨的國王追著另一位男人的身影離去。

哈,果然是選他那邊。 Bruce幾乎可以感受到自己脆弱的心一點一點碎掉的聲音。

又搞砸了。 靠著冰涼的粉刷牆壁慢慢跌坐在絨質柔軟的地毯上,Bruce虛弱地抬起雙手捂著臉,撫平紊亂的呼吸。 待他確定自己的聲音重新趨於穩定後,才取出懷裡的手機撥打號碼,他需要找人談談。

"...... 戴安娜。"



Clark在長廊轉角的這邊停下了腳步,回過頭,懸著的一片善意卻被對立的兩方朝反向拉扯。 他幾乎能聽見兩位最珍視的朋友的無聲啜泣,對著虛無尋求不存在的救贖。 隔著後方一面牆的Bruce仍在長廊上獨自承擔所有加諸於自己的精神壓力,或是在前方的一道木門後,Chris默默地付出病情發作的代價。

愛情與友情的拔河,怎麼可能有簡單的答案。

然後世界在冥冥之中又開了個惡毒的玩笑,讓Clark敏銳的聽力捕捉到淒厲的哭喊,不遠,就在哥譚與大都會連接的橋上發生了連環車禍。 挫敗下一腳踹倒旁邊的不鏽鋼垃圾桶,Clark推開最近的玻璃窗化做一道模糊的殘影朝呼救的方向飛去。

幾乎是...... 落荒而逃。

三個多小時後Clark才伴隨著夕陽的西下回到自己位在大都會的家,進門就將隨身的背帶包扔在廚房前的餐桌上,無心的舉動讓裡面的重要文件滑出來。 鋼鐵男孩在狹小的公寓空間內來回踱步,桌上文件的韋恩集團標誌尤其刺眼,好似寂寥下的責備。

執起手機試圖撥打Bruce的電話。

Clark想要解釋他這段時間裡並沒有陪伴在Christian身邊,希望Bruce能瞭解,為了保護他的安全Clark甚至願意背叛昔日的友誼從Christian身邊偷走幾片最重要的拼圖。

撥號失敗的警示電子音響起,他聯絡不上Bruce。

最後Clark也只能無力地親吻碎裂的手機屏幕,彷彿在試著重圓破碎的情意。 我會選你的,Bruce,我當然是會選你這邊的。






TBC.

评论(1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