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DC/會計刺客】Balance Due(亨本衍生)02

Title: Balance Due(雙關: 應得的平衡,尾款)
Pairings: 亨超/本蝠, Clark/Christian
Ratings: PG-13,正劇向
Warning:部分 《會計刺客》劇透注意;時間線在正義聯盟成立之後以及《會計刺客》電影劇情前。 我完全不懂金融會計,這方面的劇情純屬胡扯,如有發現錯誤請輕拍。


Part II. Frowny

見電腦終端螢幕角落的紅點閃爍兩次,Bruce Wayne立刻利索地將顯示的畫面切換至港口的監控和哥譚市警署的罪犯前科資料庫中,準備今晚去攔截一場新型毒品的交易。 他拾起手邊的咖啡小啜一口,五秒後,格格不入的紅藍色超人出現在蝙蝠俠陰暗的地底洞穴之中。

Clark全身溼透了,烏黑的短髮貼在他的額頭上,罪魁禍首就是哥譚今天斷斷續續下個不停的大雨。 鋼鐵男孩的表情不怎麼愉快。

Bruce沒有回頭。 "你知道毛巾在哪,不要弄溼我的地板。"

Clark聽話地飄去取了條乾毛巾,簡單地擦拭了防水的制服並將毛巾披在溼漉漉的頭髮上,然後才開口: "Bruce,有件事我們必須談談。" 他沒浪費時間寒暄而直切重點。 "關於韋恩集團R&D部門資金流失的問題。"

"...... 你被調到財經版了?"

問話的語氣中性,但超人實在無法相信蝙蝠俠會對此不知情。 "我就是被指派負責這則新聞的記者。" Clark坦然承認,幾乎是在話剛出口的同時就意識到了另一個可能性。 "...... 等等,這是你安排的嗎?"

Bruce依然對他的話充耳不聞,自顧地放大細化其中一個監控視頻的畫面,靠著單邊耳機遠程偷聽兩個可疑人士間的對話。 毒品交易時間預估在今晚十點半。 Clark深深嘆了口氣,耐心地等了五分鐘才又繼續。

"我實在無法確定你到底瞭不瞭解,但就算我和Fox先生都願意為了你——和聯盟——在人民媒體面前扯謊,這件事情終究是不可能瞞住的。 Lau先生已經對整件事情有所懷疑,而且...... " Clark猶豫了半秒鐘,遲疑地說出了那個陌生的名字: "...... 而且Christian,他雇來的那位會計師有辦法替他找出足以印證那些懷疑的數字疏失。 這讓我,擔心。"

這讓Bruce有些不能理解了。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韋恩集團內部任何跟正義聯盟相關的檯面下資金流向漏洞都有確實控制在小數點兩位以下,不可能被誰發現的。"

"我就會發現。" Clark脫口說出。

Bruce終於停下敲擊鍵盤的動作,轉頭望向他非人類的工作夥伴。 "你會發現。" 黑袍騎士冷冷地重複,墨藍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跟前的超級男孩。 Clark毫不退縮。 "我是說如果今天查帳簿的人是我,就會發現這些漏洞。"

看著對方天藍色的雙眸,Bruce思考著,慢慢說出,"你認為這位Christian的天賦,能讓他做到你的超級大腦能做到的事情。" 這不是疑問句,黑暗騎士已經有了結論。

"這方面,是的。" 明日英雄很確定。

Bruce的眼神懷疑,輕哼著,然後似乎做了什麼決定般讓他的肢體語言產生了細微的變化,整個人突然都顯得不以為意。 "就算如此那也不可能成為定性的證據。"

"所以你是怎樣? 不在意? 不打算調查這整件事情?"

"有什麼好調查的?"

"有人死了,Bruce!" Clark終於忍無可忍地吼道,累積整天的罪惡感如潰堤的洪水般一股湧出。 有人死了,而蝙蝠俠居然在這裡叫他不要在意?

沒想到原本冷靜的Bruce卻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隨手抓起桌上的馬克杯就往鋼鐵男孩的臉上砸。 陶瓷的碎片四散,留有餘溫的咖啡濺了一地。 "我、知、道!" 拔高的音量和顫抖的語調,Bruce幾乎是在尖叫了。 他憤怒地敲擊著蝙蝠電腦的鍵盤輸入,暗色系的屏幕立刻被大大小小的彈出視窗佔滿,視頻、照片、書面資料、紀錄,全部都是同一位女性。

是那位自殺的員工。

"我知道。" Bruce低喃道,像是脫線的扯線傀儡般全身無力地坐回轉椅上,抬起的一隻手疲憊地揉著額角。 "我當然知道。"

Clark開口,卻在一時之際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R&D子公司財政部門的會計。 今年39歲,MDD,有在長期使用憂鬱症藥物治療。 年輕時因為沾染毒品蕩盡家財,之後由於盜取公司客戶資料斂財被捕,在黑門監獄待了幾年。 黑零號事件之後換了幾次工作,近兩個月才輾轉來到韋恩集團的旗下。"

Clark輕了輕喉嚨,現在有點疑惑了。 "所以是R&D的資金流失跟她有關聯,她才決定在被捕之前自殺? 那聯盟的資金來源又是怎麼跟這整件事情扯上關係的?"

Bruce抿唇,長長嘆了口氣。 "竊取金額的管道就是利用我在公司裡給聯盟開的其中一個後門完成的。"

"所以是...... 有人事先注意到了這個後門,加以利用卻不夠小心被Reese先生和Lau先生發現,如今才誤打誤撞把你和聯盟拖入聚光燈底下? 你認為這個人,是今天自殺的那位女士嗎?" 韋恩總裁沒有回答,於是記者接著問,"到底遺失了多龐大的金額?"

"不算少。"

這讓Clark無奈地搖頭。 "所以先前的態度,是你又打算把全部的責任都扛到自己身上親自調查這件事?" 黑袍男子的沉默根本等同於是默認。 "你手邊不是還有一個連環殺手和一起綁票案件要處理,再加上新型毒品的問題? 你多久沒睡了?"

"Clark。" Bruce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你為什麼要對這件事情這麼關心? 我安排Clark Kent負責這則報導確實是因為到時如果需要竄改一些新聞細節比較方便,但僅此而已。 其它的部分我會處理,你實在沒必要在這裡跟我理論。"

Clark想回答,因為這件事情又一次造成你的員工——家人——生命的損失,而我關心你。 Clark想承認,因為這件事情把Lewis拖了進來,而他實在放心不下。 最後Clark希望能有個機會道歉,因為他當時在場,而超人本該有能力阻止這一切。 只是他在當下的瞬間做了一個無意識的選擇,在Chris的精神壓力和Bruce的精神壓力之間。 沒想到接下來的發展就像多米諾骨牌的傾倒般急轉直下,無法阻止,導致現在Bruce的良心上又多了一具屍體的重量。

這個問題怎麼答覆都不對。

悄悄地晚間十點來了又去,Bruce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繼續在這溼冷的地底洞怨天尤人。 他拾起先前擱置在旁的前臂甲護手依次套上,稍微調整了一下穿戴妥當的制服後拿起頭盔。 "我要去港口攔截一樁毒品交易,不要跟著我。"

超人看著揚長而去的蝙蝠車,不知如何是好。



從澳洲飛回到位在大都會的簡樸單人公寓,Clark疲倦地癱在狹小的花紋床舖上,臉埋入柔軟的枕頭之中。

今天簡直爛透了。 沒有成功勸退Chris的堅持,也無法阻止Bruce的固執。 兩人在將來的衝突幾乎無可避免,有如兩輛高速相向行駛又彼此不願意改道的列車,而Clark只能旁觀這整件悲劇發生。

翻了個身坐起來,Clark拉過自己的筆記電腦放在腿上,想在睡前把稿子的大綱先擬定出來。 在文檔中輸入了兩行字就又開始感到煩躁,打開網頁決定先把韋恩集團R&D問題的來龍去脈弄清楚。 系統內的後門、龐大的金額損失、正義聯盟,...... 自殺的員工。 這就像是一幅複雜的金融拼圖,隨著資金的流向牽扯了多少的人與事,而在這張會計蜘蛛網的中心就是Christian Wolff和Bruce Wayne。

機遇導致彼此拔刀相向。 斯莫維爾小鎮的男孩並不喜歡在兩位朋友之間做取捨,然後Clark心想,Chris和Bruce若是能在另一種情況下相遇或許情況能有所不同? 如果他們兩是站在同一陣線該有多好?

這個想法給了明日英雄一個機靈。

Clark拾起放置在台桌上的智慧手機瞥了眼時間,將近凌晨五點,Bruce應該已經完成了騎士的工作回到家但尚未就寢。 立刻撥通電話,等待的音樂卻持續響了很久很久,直到Clark的情緒像洩氣的皮球般幾乎都要放棄了,通訊的彼端才有接聽。

那頭微弱的氣音從手機喇叭中傳出來,以及背景的機械和瀑布聲。 對方不答話於是Clark先開口: "嗯,Bruce?" 鋼鐵男孩清了清喉嚨。 "抱歉這麼晚了還打擾,但我們真的該談談Chris的事情。 應該說,我有個提議。"

「那位受雇來查帳的會計師。」

"是的。" Clark忐忑說出。 "就像我先前說的,他的計算統合能力天賦異稟,就算是你要瞞過他也不容易。 所以我想不如讓他來幫我們的忙,讓他去查韋恩R&D事件背後的真相,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不是嗎?"

「...... 你就沒想過,這麼一來Christian Wolff就會知道正義聯盟和韋恩集團檯面下的關係? 還是說你的意思就是要我相信他,會永遠把這些機密藏在心底?」

"我,我相信他。" 雖然遲疑,Clark最後仍決定坦然承認。 "他不是壞人。"

「......」

"Bruce?"

「——年齡預估40到44歲之間,合併強迫型人格違常和高功能自閉症。 十年前有襲警越獄的記錄,同年在紐約市高調殺害九人後潛逃;六年前——」

"BRUCE!!" Clark驚恐地看著自己的手機,臉色慘澹。 方才他似乎在盛怒中提高音量吼了出來,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玻璃屏幕上因此出現了一道龜裂的紋路。 Clark放下手機開啟擴音,深呼吸撫平自己激動的情緒,儘管在精神上覺得遭到了知己好友的背叛。

"你調查過他。"

「是。」

然而此時的Clark卻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畢竟Bruce其實並沒有做錯什麼,調查一位潛在的敵人沒有錯。 是Clark自己太過於天真,從不知道原來在Lewis無害的靦腆笑容底下隱藏著多少前科。 "那你,是打算怎麼做?"

「Clark,」透過電話,Bruce的語調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溫柔了。 「像Christian Wolff這種精神狀態反常的危險人物在哥譚市並不少見,你知道的。」

Clark覺得他的胸口好難受,彷彿被鐵鉗緊緊揪住。 "你不能讓蝙蝠俠抓他進阿克漢姆。 拜託,你不能,他跟那些人不一樣。" Clark真誠實感地懇求,但話才出口就自覺言語中的私情成分是否讓他顯得過於低聲下氣而怪異。

這果然讓對方沉默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彷彿在等待著最後審判的到來。 隔著海灣,Clark能聽見哥譚市老鐘樓的大鐘敲響凌晨五點的聲音,黎明將至。

「...... 他看起來像我,」 Bruce忽然評論,「但年輕些。」

突如其來的改變話題讓Clark有些適應困難,審問般的鋒利語氣讓他不太舒服,尤其是他又沒有做什麼理虧的事情。 鋼鐵男孩動了動,想像著黑袍國王在自己陰暗的湖底洞中專心地用蝙蝠電腦調出影像的模樣。 "...... 他的眼睛是琥珀色的,而且有戴眼鏡。" 接話的方式連自己聽來都不自在。

韋恩總裁對他的回答置若罔聞。 「這是你坦護他的原因嗎?」

"什麼?" 大都會的年輕記者愣地回應,感到萬分疑惑,完全不懂對方的思考邏輯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連結。 恍惚間Clark覺得自己似乎正踏向某種言語的圈套之中,而他一時也無法預料終點在何處。



清晨第一道曙光灑落在湖畔的玻璃豪宅上,朦朧地襯出這座范斯沃斯式寶鑽最冷冽孤傲的美。 哥譚的惡夢從地底爬出來,褪去漆黑的戰甲後就只剩下一位長年活在幻境之中的任性國王。

右耳裡掛著單邊的通訊器,Bruce將反覆播放靜音視頻的平板電腦擱置在寬敞的床墊上,隨意地脫下睡袍赤裸地爬進被褥之間。 凌晨五點了,隔日早上八點的會議無法準時出席,但九點半的記者會他必須要到現場,週末徒增的業務作業就因為公司R&D間接鬧出了人命。 然而他手邊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待解決。

Bruce抬起的右手食指輕輕摩擦著通訊器的邊緣,清楚地重複了一次剛才的問題。 "這是你坦護——他——的原因嗎?" 或許他不應該這樣設計語言的陷阱來套朋友的話,或許。 然而。

再次瞥向平板上播放的視頻。

綠茵盎然的花棚架,藤株,以及涓涓落下的細雨。 監控錄影的畫質不理想,但仍能清楚分辨出Clark臉上暇意的笑容和Christian嘴角上揚著的淺淺弧度。 氣氛如此和諧,和超人與蝙蝠俠每每如坐針氈的相處完全不同,然後Bruce想,或許一直是他自己單方面的問題。

超級男孩的聲音從通訊那頭傳過來,無法判斷有多少真實的疑惑又有多少謊言。 「不是,怎麼可能呢——你怎麼會想到這裡的?」

平板電腦繼續放映著那齣溫馨的默劇,鋼鐵之子取下外套披在那人的頭上,兩人在雨露和花叢中緊緊相擁。 Bruce從不知道原來他也是個如此容易受景物動容的人,但或許是因為那位會計師和自己擁有過於相似的容貌。 隔著諷刺的魔法鏡觀看著一幕虛假的泡影。

每個鏡頭都像是一枚枚扎入心坎裡的針。

「Bruce?」Clark溫柔的聲音在耳裡響起,耐心地等待他的答覆。 然後Bruce微微張開兩瓣薄唇,出口的字句卻不受控制地刻薄尖銳。

"你跟Christian Wolff早就認識了。"

「咦?」

"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 

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的回答方式,熟知彼此的兩人都是知道的。 床頭櫃上的電子鬧鐘靜靜地計數著時間,隔天還有整日的行程等著他,然後Bruce在對方的靜默中拉起純白的床單包裹住自己傷痕累累的軀體。 "Well?" 他輕輕地問道。

然後善良的Clark就毫不保留地全盤托出。 八年前仍然在迷惑中尋找真理的旅人Joe是如何在因緣巧合下與木訥老實的Lou Lewis相遇,兩人是如何成為朋友,又是如何分道而行。 最後Clark只是悄聲地問出他最深沉的憂慮,無辜得像個新生的孩子: 「...... Bruce,你不信任我嗎?」

或許對他來說生死相殘換取的友誼也不過如此,禁不起考驗而輕易破裂? Bruce鬱悶地切了平板與蝙蝠終端電腦的連線,關掉螢幕——太愚蠢了——他不應該讓這些隱藏在心底的小小情緒干擾他的決定。 儘管直視太陽總是過於耀眼。

"我信任你,Clark。 我當然信任你。"

"但R&D的事件我能自己處理,還請你不要插手。"

這就是Bruce最後的決定。 他義無返顧地關閉通訊,時值清晨六點,腦海裡卻不斷迴盪著友情與愛情的矛盾和一具揮之不去的屍體,遲遲無法進入夢鄉。






TBC.

评论(20)

热度(66)

  1. Fiona爱DC_超英精神大于CPfakescorp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