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DC/會計刺客】Balance Due(亨本衍生)01

Title: Balance Due(雙關: 應得的平衡、尾款)
Pairings: 亨超/本蝠, Clark/Christian
Ratings: PG-13,正劇向
Warning: 部分 《會計刺客》劇透注意;時間線在正義聯盟成立之後以及《會計刺客》電影劇情前。 採用dceu人設,但Clark沒「死」所以還能正常上班工作。


Part I. Smiley

有時候Clark Kent覺得自己的記者生涯就像一塊磚,哪兒需要往哪塞。 體育版缺人,週一的大都會足球隊賽前訪問歸他負責;指定參加募款活動的跟蹤報導,週三前寫出萊克斯集團圖書館的專欄;電影首映會某女星與隔壁哥譚市的韋恩寶貝傳出緋聞,於是週四Clark開始寫娛樂版的花邊新聞。 傳媒界各大版塊都粗略嘗試過後,不用說,Clark最感興趣的還是屬於社會版。 而讓他最沒有動筆意願的則是體育版或娛樂版。

前一夜整晚沒睡協助地球另一端的震災救援,隔日早晨Clark遲到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出現在總編Perry White先生辦公室的門口。 這是個週五,在White先生不耐煩的責備下Clark得知從今天開始他將被調至星球日報的財經版,而非常不巧的由於他一再的不守時,他已經錯過了今天的第一道任務。

就是與韋恩集團旗下R&D子公司財政部門的Reese先生取得聯絡。 Clark是在一陣狼狽中再次騎上那架老舊的自行車,一邊掏出手機撥號。



在Christian Wolff來到韋恩集團R&D哥譚分部金融會談室的時候,子公司的金融顧問Reese先生已經在等他了。 "想必你就是Wolff先生吧! 你好、你好,我是Coleman Reese。" Reese伸出手,表情有些緊張又有些興奮。

看著伸出的手,Christian有些遲疑地握住。 "Coleman Reese,請叫我Chris。" 他幾乎像是在喃喃自語,眼神轉向桌腳邊不易察覺的缺角上,很快地放開手退了一步。

Reese不介意,拉開一張椅子。 "Fox先生和Lau先生很快就會過來了。" 他說著邊整理排放在會議桌上的一疊疊文件。 "他們希望你儘早看過這些目錄。 天知道兩年前的黑零號事件對公司的財經事務影響多大,人事異動、財產、撫恤金,韋恩集團大都會分部的金融大樓垮了,文件紀錄仍然還有很大部分沒有重建,連帶影響到了我們哥譚的部分。 簡直是會計災難!"

Reese滔滔不絕說了一大段,抬起頭卻發現Christian仍然站在那裡沒有動作。 "拉把椅子坐下來啊。" Reese怪異地指了指對面的座位。 Christian這才按照對方的意思坐下來,但仍然對面前的資料視若無睹。

"你不先看看這些文件嗎?" Reese問。

"不。"

Reese等了一下,見對方沒有繼續說明的意思後皺眉將文件向前推。 "你應該先看看的,負責人Lau先生交代——"

"你不是負責人。" Christian突然打岔,很直白。

"對,我知道我不是!" Reese因腦怒而提高的音量讓Christian很不舒服,他依然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指尖。 "但他們交代過我要你——"

會談室的門這時打開,Fox先生和Lau先生的出現適時阻止了兩人間單方面爭鋒相對的氣氛。 Fox上前向Christian自我介紹,而Lau則繞到Reese身邊。 "記者還沒來?" 籌劃這整件事情的中國人不滿地低聲問道,Reese的額角立刻冒出一層薄汗。

"他方才跟我聯絡,說可能會遲到......"

Lau皺眉抿唇,但再轉身就露出溫和的社交笑容。 "Wolff先生,我是雇用你來——"

"Chris。" Christian堅持。

Lau臉上的表情現在有些僵硬了,餘光還瞥見Fox那隻老狐狸眼角裡的笑意。 Lau並不喜歡被打斷,然而還是盡量耐心地保持風度,改了對會計顧問的稱呼。 "好的,Chris。 繼續我原本要解釋的,是我雇用你來查清楚韋恩集團R&D部門子公司的資金紀錄。 想必你也已經聽說了,Reese先生在整理這兩年的紀錄時似乎發現了一些帳簿上的矛盾,雖然Fox先生認為是人為的紀錄疏失。"

"我會查清楚的。" Christian立刻回答。 "但你們要把公司近十年的財政相關紀錄都準備齊全,包含電子與紙本。"

"如果有什麼疑問可以請教Ree——"

"我不會有疑問。"

第二次不合時宜的打岔讓韋恩集團的三位高層員工不約而同地看向Christian。 場面有些尷尬了,但會計顧問似乎完全沒察覺,自顧地從懷中取出一張紙遞給對面在座的Lau先生。 上面詳細紀錄著應當準備的資料的條例清單。

Fox輕咳,打破沉默。 "Chris,有人說過你長得有些像Wayne先生嗎?" Fox和藹地問道,想趁著Lau和Reese討論清單目錄時多認識這位顧問一些。 Christian抬起頭,疑惑地看著韋恩集團的CEO,嘴唇微開卻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會談室的門突然砰一聲打開。

滿頭凌亂捲髮的記者Clark手拿著錄音筆和活頁本大步踏了進來,灰頭土臉的,連襯衫的領帶都有些鬆動。 他不能拿紐約市曼哈頓區發生的電線走火災情當遲到的藉口,只能準備老實地道歉。 然後Clark看見了Christian。

"Lewis(路易斯)?" 記者開口,語氣是懷念與驚訝。

Christian僵在原地,頭也不回硬生生地回答,"...... 認錯人了。" Chris喃喃說出,從沒遇過這種情況讓他倏地感到非常緊張。

"喔,喔,抱歉。" 好在Clark沒有很糾結,應變得也快。 "我認錯人了,你跟我以前的一位朋友長得有點像。"

Lau懷疑地來回盯著兩人看,不做評論,Fox則起身招呼遲到的星球日報記者。 "想必你就是負責本公司財政相關報導的Kent先生了?"

"是的!" Clark抓住最後的機會向韋恩集團的黑人CEO提問。 "關於這次韋恩集團R&D部門資金流失的傳言,請問您有要做什麼評論嗎? 估計有多少員工因此而受到影響? 集團高層有打算做什麼樣子的後續處置嗎?"

"在Wolff先生將報告整理出來前,不予置評。" Fox和氣地說,"抱歉我還有其它公務纏身必須處理,先告辭。"

在Fox先生推門離開後Clark轉向這件事情的策劃人,韋恩集團財經部的Lau先生。 他不認為自己能問到什麼結果,沒想到對方卻突然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表情。 "私下見解不供發表,但如果盤點的結果如我預期,或許就有機會抓住某著名哥譚穴居動物的尾巴。" 這樣的說詞讓Clark有一陣不詳的預感。 Lau先生卻只是笑笑,在帶著Reese離開前轉向雇來的會計師。 "接下來就拜託你了,Chris。"

Christian默默嗯了一聲。 "我明天就開始動工。"

隔音的厚重橡木門喀啦關閉,會談室內就留下會計顧問和記者兩人。 Chris有效率地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也準備離開,卻被繞過會議桌的記者叫住。

"Lewis? Lou,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碰面,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好嗎?"

"嗯。" Christian快速地抬頭看了對方一眼,鏡片後面熟悉的藍眼睛清澈地有如倒映晴空的海洋,看著實在太過刺眼。 他移開視線,收拾完畢就背起黑色提包的肩帶。 "Joe。"

Clark笑了,如記憶中地那樣燦爛好看。 "其實我的名字是Clark Kent,那時候報了假名真不好意思。 可以叫我Clark。"

"Clark。" Christian應付似地喊了一聲,仍然沒有看著對方。 儘管不禮貌,但Clark完全不介意。

"嘿,看看時間也快中午了。 不如我們一起吃頓午飯吧?"

"我有自己備午餐。" Christian立刻回答。

開了門身子已經一半探在外頭的Clark轉身朝略為年長的男子點點頭,笑得露出小虎牙。 "嗯,好的。 那你在大廳等我一下,我買點什麼簡單的就馬上回來,不見不散哦!" Clark說道,肢體語言豐富而充滿期待。

突然投過來的目光讓Christian慌亂地停頓了。 他不知道該同意還是拒絕,最後只在年輕的記者消失前說出一句彆扭的: "——也祝你今天愉快。"



二十分鐘後Clark興高采烈地領著Christian來到韋恩R&D子公司的大樓旁。 哥譚市的天氣一如既往不從人願開始飄起了綿綿細雨,雲層遮住了正午明媚的豔陽,高聳的建築也讓路邊的行道躺在溼冷影子的懷抱之下。

Christian坐在玻璃花棚底下的台階上避雨,舉止端莊內斂,從提袋中取出一側凹陷的保溫瓶和裝著三明治的透明保鮮盒準備用中餐。 Clark方才淋了小雨,黑色捲髮上掛著滴滴水珠。 他站在Christian面前眉飛色舞地訴說著這幾年來遇到的趣事,手裡拿著油炸豆餅比手畫腳,好似他們過去不告而別又杳無音信的八年不曾存在。

那時在另一片國土上,低調老實的青年運貨司機Joe因為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差點惹禍上身,才認識了沉默寡言的天才數學會計師Lou Lewis Carroll。 如今他們則以Clark Kent和Christian Wolff的身分再次重逢,這樣的機率多麼渺茫。

不可思議。

Christian含蓄地低著頭,嘴邊掛著淺淺的微笑。

而Clark則看著Christian如何專注地吃完火腿三明治,闔上保鮮蓋再將透明盒子收入提袋中,就連這些最不經意的小動作都顯得有條嚴謹。 在這陰雨午後的採光下,從上方花棚架垂落的爬藤植株將Chris襯托得宛若一幅恬適的油畫,那種雅緻的錯覺,恍惚間彷彿能讓Clark看到另一抹孤傲的身影交疊而成的二重像。

太近,又太遙遠。

Christian當然沒有立刻察覺年輕記者眼神裡的改變,用完午餐後拿起凹陷的保溫瓶轉開瓶蓋替自己倒了半杯茶水。 然後他注意到Clark突來的安靜。 Chris抬起頭好奇地看了對方一眼。

"你在擔心。"

陳述句,Clark沒有否認。 "是啊,我在擔心。"

"為什麼?"

Clark欲言又止,最後出口的話不是直接的回答。 "現在說服你不要接手韋恩集團R&D的案件還來得及嗎?"

提問的語調沉穩且刻意地中立,但見Christian除了上身稍微地前後搖擺之外沒有要答覆的意思。 Clark繼續解釋: "這件事情可能會牽扯到的人事太過複雜,而且除了損己傷人外還完全沒有任何好處。 Lou——Chris,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人,這次請相信我的判斷好嗎? 你不會想——"

這句話,卻突然被好似要劃破耳膜的尖銳警笛聲給打斷。

無比刺耳的聲音配合著紅藍夾雜的閃光割開視覺,一輛、兩輛,疾駛而過又急踩煞車,再來是媒體車再來是越發高漲的人聲。 太超過了、太超過了。 Christ感到呼吸困難,心率竄升全身不禁開始微微顫抖,緊握著保溫瓶的手指關節在逐漸增加的力道下泛白。 包圍的警備人員拉起封鎖線,打開擴音喇叭吶喊,這一切對Christian來說是難以忍受的感官折磨。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繃緊的精神,他被團團圍住被壓在骯髒的地毯上,父親倒在離他只有幾步遠的地方。

滂沱雨勢越來越大,砰砰砰敲打著花架的遮棚,如雷貫耳。

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人聲。

警笛。

雨勢。

...... took ill on Thursday......

刮過琴弦的不協調音色。

雨刷規律的搖擺。

...... grew worse on Friday.....

然後Christ感覺到那從他頭頂上落至肩膀的,抵擋一切外在刺激的溫柔庇護。 Christian的小發作也只有敏銳的Clark會注意到,而年輕的記者立刻體貼地取下自己的外套蓋在對方的頭上。 隔著外套粗糙的布料,Clark細心地捂住Chris的雙耳阻擋了大部分的噪音,並蹲坐在他的面前用身體擋住了過多的光害。

"沒事了、沒事了。" Clark用適度的音量低聲安撫,低垂著頭小心翼翼地半扶半抱著Christian,至少在這一瞬間將世間無窮無盡的不友善隔絕在他厚實的雙臂之外。 無比耐心地等待Chris調適過於緊張的精神狀況。

曾經Joe跟Lou說過他也不喜歡過大的聲響,這個世界太大、太亮、太吵,不適合他們這樣的人生活。 八年過去,現在的Clark已經學會了適應,有了笑容有了價值也交到了許多朋友。 而Chris...... Chris不確定自己是否還在原來的那個地方,拖著支離破碎的準則,仍然是那時的孤獨與不完整。

不完整。



Christian不太記得自己是如何被送回車上的,最後的印象是Clark在車窗外淋著哥譚市的傾盆大雨向他揮手,然後將目光轉至遠處高樓的方向。 那個表情Chris無法解讀,靜謐、難過,又彷彿肩負起了塵世間所有的重量。

柔和熟悉的手機來電音響起,打破車內的寂靜,Justine的話語透過電子女音傳出來。 「嗨,夢想情人。 跟這次的委託人接觸了嗎?」

Christian遲疑了半秒回答,"是。"

「我感到你語帶保留,發生了什麼問題?」

"韋恩集團R&D大樓有人跳樓自殺。"

「所以呢?」

Justine當然知道這不可能是Chris遲疑的原因。

"...... 遇上了個舊識。"

「舊識,非善類?」

Christian想到Clark體諒的微笑,永遠那麼有耐心,言行中透露著最純粹的善良;然而Christian又想到了Clark更早前的警告,充斥著無法解讀的言外之意。 Chris此刻無法回答Justine的疑問,於是電話另一端的女性決定當機立斷幫他做結論。 「我覺得這次委託的幕後有蹊蹺,太冒險了。 選個重建的身分,我幫你轉移帳戶資料,給你換一份新工作。」

"不用。" Christian篤定否決。

「為什麼?」

Christian沒再回答,車子行駛最後的彎進入自己的私人車庫。 計算的角度與位置剛好讓關閉的庫房鐵門與車尾距離兩公分。

「哭哭表情。」 Justine平穩的電子女音說,「那遇上麻煩再聯絡。」 兩人的通訊隨著最後落下的單音而中斷。



無情的豪雨持續不斷,驚恐的人聲此起彼落,替這齣悲劇拉開壯烈的序幕。 一名韋恩集團的女性員工在幾分鐘前從高樓一躍而下,脆弱的人體在鋪石路上成了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屍塊,最後腥味被洗滌的雨沖散。

全身溼透的Clark站在黃色的封鎖線之外,彷彿被遺忘的一道剪影。 最強的能力,分身乏術的超人也無法克服時間殘忍的玩笑。






TBC.

评论(1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