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DC/SB】Anecdotes 意識軼事 #深夜60分# (1/?)

Part I. 關鍵詞: 【藍眼睛】

Pairings: Arkham Superman/Arkham Batman

Rating: PG


哥譚的子民說蝙蝠俠已經死了,隨著古老黑城最後的貴族王子的獻祭,然而流傳在街角的鬼故事卻仍然在繼續低語。 珍珠、槍響、血濺。 地獄的死循環永無止盡。

Clark抬頭看著那個破損的告示牌,被茂密藤蔓覆蓋的「R」和被噴漆塗掉的「HAM」。 大都會的記者推了推眼鏡,邁出穩重的步伐延著荒廢多時的公路往下走,鞋底碾過飄落的枯葉與酒瓶的玻璃碎片。 阿卡漢精神病院鐵鏽的大門就在道路的盡頭,傍晚的餘暉好似在那座高塔聳立的陰森建築上噴濺了一層薄薄的乾血。

鐵拱門上「禁止進入」的告示牌被無視,拴緊的鐵鍊在鋼鐵之軀的力量底下有如紙片。 Clark盡量輕手輕腳地推開鏽斑的大門踏入此禁地。 他是來尋找一隻綠色眼睛的惡夢,而他執意要帶回一位被眾所認定已經死去的朋友。

這個地方有如一座錯綜複雜的立體迷宮,夕陽西下,影子在地板的瓷磚上拉得好長好長,直至最後沒入黑暗。 Clark得感謝自己超能的感官讓他在這些日久失修的漆黑長廊中不會迷失方向。

打開通往下一層的門,忽然,兩隻蝙蝠對著這名不速之客發出尖銳的叫聲振翅而過。 儘管Clark一直小心翼翼,最後卻無法避免驚擾這座瘋狂城堡的新主人。

“來這裡做什麼?” 嘶啞的嗓音有如地獄的共鳴,黑影凝聚成人形,惡魔的衣角勾起腥甜的橘紅色迷霧。

超人挺起胸膛絲毫不退縮。 “你知道恐懼毒氣的把戲對我不管用。” 

蝙蝠俠瞇起雙眼,泛綠的瞳眸在慵懶的眼皮底下閃爍。 他轉身往地底的深處走去,太陽神子自然地跟上了冥府君王的腳步。 “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是Barbara把她知道的所有備用蝙蝠洞的位置都告訴了我,然後咎最不可能的地點做個幸運的猜測。” Clark回答,之後又有些難過地嘀咕: “其實我並不希望會在這裡找到你吶。” 

蝙蝠惡魔回頭瞥看了超人一眼,打開隱密的通道入口輸入指示密碼,帶著昔日的戰友進入自己位於阿卡漢精神病院下方的巢穴。 電腦軟硬體和武器庫的擺設依如韋恩宅底下的基本配備,角落處則多了一個突兀的小型實驗室。 嗡嗡作響的精密儀器和冒著氣泡的燒瓶內容流質,鮮紅與暗橘色的化學藥劑,量不多,卻仍然無法改變事實,就是在反覆提煉出最精緻的高純度恐懼毒素。

Clark覺得他的心都要碎了。

“那麼,你找到我了。 (Well, you found me。)” 蝙蝠轉身看著他的超能朋友。 “那說吧,你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的原因。”

“不少人在擔心你,B。 家人、朋友... 我--”

蝙蝠俠卻不領情哼了一聲嘴角牽起一抹幾乎算得上惡意的微笑,青綠色的眼珠子轉動,有如酒醉微醺的癲狂。 “而顯然不難看出來這裡根本不需要你們的關心。 我過得很好、我不需要你。”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直擊心頭的鞭撻,但Clark抿唇沉默不語卻絕不放棄,直接一步上前將朋友那支離破碎的鬼魅靈魂攬進臂彎中。 突然的動作讓蝙蝠俠嚇了一跳,退半步靠到後方的鐵欄杆上,仍然躲不過超人的行動,就被老實地按在一個暖和的懷抱裡。

數個月來在這個冰冷的穴窟之中只有蝙蝠膜翼的振翅與黑衣騎士相伴,而這一點點暖意的溫存就要足夠敲開這位孤獨的冥府之王淡漠的外殼。 上蒼眷顧的神之子輕柔地摟著好朋友的窄腰,是遲來的道歉、是遲來的遺憾。 抬起的另一隻手扶著那脆弱堅強的人類的後頸,溫熱的氣息吹在對方乾裂的薄唇上,溫柔的寶石藍眼眸望著渙散失焦的綠。

“收起你的憐憫心離開吧,Clark。 我沒救了。” 黑暗騎士無法掙脫明日英雄的擁抱,開口說出的話語幾乎有一絲哽咽。

“不。”

Clark緊緊地抱住他最珍視的朋友,直到兩人的心跳合拍,直到熟悉的理性的顏色重新渲染了Bruce美麗的藍眼睛。





then they fvck in the Batcave

end...?


评论(8)

热度(62)

  1. 夙夜长生fakescorp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