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DC/SB/超蝠】雲雨風

Pairings: bvs Superman/bvs Batman
Rating: NC-17 PWP (tbc.)
Summary: 亂用青龍白虎梗。 腦洞來源如圖,要優雅,所以不懂的讀者請自行百度,說起來大家可能不相信但確實是官方先動手的。




Part I. 雲湧


在哥譚市的郊外,韋恩山莊領地內的湖畔上有座玻璃與鋼條建置的豪宅。 躺落在氤氳水霧的懷抱中,尖銳的建築稜角反射著清晨冷陽的光輝,由樹林簇擁俯瞰波光粼粼的湖水面,宛若一座隔絕於世俗之外的寶石。 這裡有著一個五十年口耳相傳的黑色童話,結合兩大貴族世家的天緣佳偶、在全城人的祝福下誕生的小王子、突來的悲劇與自始無解的謎團,如今那位小王子成長茁壯,但哥譚城的國王卻早已失去了他的靈魂。

 

蝙蝠惡魔從地獄中爬出來,回應落在犯罪巷口的眼淚。

 

這華麗而空洞的玻璃小屋看似永遠為外界敞開著大門,成排的窗戶沒有圍欄、沒有上鎖,灰紗白絲的窗簾在時起的微風中飄曳,卻因為座落的位置而人跡罕至。 就像冰雪女王的堡壘,孤高冷冽、空無一物,因為哥譚城的國王早已失去了他的靈魂,再無什麼好隱藏。 破曉時分的陽光驅散了一點夜裡聚集的朦朧雲霧,幻想又再真實些。

 

Bruce Wayne是蝙蝠俠。

 

Bruce Wayne居然是蝙蝠俠。

 

超人在不遠不近的地方默默觀察,溼氣濃重的水霧仍在此流連不去,稍微藏匿了他的身影。 如此不相同,如此難以置信。 黑夜裡將自己包裹在層層裝甲底下的冥府暴君,白晝的微光乍現,卻反將自己放置於豪華的玻璃展櫃中,毫不在意眾人投來的視線。

 

玻璃小屋寬敞的主臥室位於二樓,雙面是精雕的法式落地窗,捕捉哥譚罕見的驕陽。 層層疊疊的羽絨被散落在床上地上,任性的莊園主人蜷曲著赤裸的身子躺在凌亂的枕頭堆間彎起手臂抱著被褥熟睡,修長的指尖在睡夢中拉著床單的皺褶,也只有在太陽攀升時的這兩三個小時能讓他補眠。

 

翻身,絲質棉被的拉扯讓他背對著觀景窗露出肩頰一大片古銅色肌膚,優美的肌肉豎線和隱約可見的股臀縫。 緊緻的肌肉線條隨著呼吸起伏,毫無傷痕,目光下唯一的瑕疵是左腰側和髖骨上開始泛紫瘀血的手掌印。

 

Kal左手的食指稍微抽動,回想著他當時抓著那具軀體收緊的窄腰,施力,留下痕跡。 人類的肉體凡胎在此不過是件不可思議的玩笑話。 蝙蝠俠二十年來的傳說,憑藉常人難以企及的身手,他的胴體上不曾被誰遺留下任何明顯的傷疤。

 

直到超人。

 

氣流隨著Kal的移動旋轉,鮮豔的紅色披風驚擾到繚繞湖畔的雲霧,換個角度觀察年長的冰雪國王。 在金光閃爍的點綴下,那座寶石的玻璃小屋顯得更為魔幻,上升水氣因日出的蒸騰而逐漸飄散。 夢到些什麼了呢? 寢廳內沉睡的Bruce發出細小的嘆息動了動,彎起一條腿,被拉扯到的棉被又滑落幾公分。 更多的痕跡這時暴露了出來,大腿根部,一道道指痕形狀的瘀青好似曾受於暴行的證據。

 

Kal覺得口乾舌燥。 想要直接過去剝下那張薄薄的床單,想要他轉過身,想要在彩色視覺下看看那具身體是不是誠如想像中那般完美無瑕。 不夠,一夜的瘋狂根本不夠,Kal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上癮沉淪。

 

在夜裡散發著冷光的眼神、踏著水窪的金屬戰靴、鋸齒狀飄揚的斗篷下襬,層層疊疊的保護因受到非人類力量的暴力破壞才露出來藏匿底下的一點點光滑肌膚,強烈的反差是最奸淫的引誘。

 

完蛋了,Kal屢次在心中暗嘆不妙。 超人不喜歡蝙蝠俠,作風、態度、手段,兩人擁有迥異的行事觀念,明日英雄本該徹底厭惡那位不可思議的黑暗騎士。 但不過半天的分別Kal卻又自願出現在這個地方,目不轉睛地隔著幾千公尺的距離觀察,對那男人的滋味念念不忘。

 

 

早晨湖面溼冷的霧氣就要完全散去,別墅玻璃上凝結的一層薄霜開始化成露水,好在空調維持著室內適宜居住的溫度。 Bruce難得在保安總長的嘮叨前自己甦醒,維持著呼吸心率的平穩,可能是直覺感受到一道不甚友善的熾熱目光。

 

哦,Bruce當然不用猜就知道會是誰了。 那位超級男孩可在前晚留下了難以抹滅的印象,幾處醜陋的青紫瘀紅不說,他到現在還覺得腰背有些酸痛。 雖然身體上不是沒有哪些地方反而開始期待,他的床笫嗜好還真是越來越無藥救。

 

現在的問題是,他是否該給個回應? Bruce Wayne對Clark Kent完全沒有好感、蝙蝠俠對超人只有不信任與防備,又誰能料到一夜拳腳相交,他們兩個卻似成了強力磁鐵的正負極端完全分不開。 Bruce能預料他若是轉身使個眼神會發生什麼。 透明的玻璃可阻擋不了能從蒼天降下火雨的人間神祇,單薄的布料更不可能保護他不受年輕人如狼似虎的慾望侵犯。

 

想到這裡,Bruce發現自己居然開始感到有點興奮。 真糟糕。

 

對Bruce來說,昨夜的瘋狂只給他留下深刻的觸覺記憶,冰冷的雨點拍打在臉上、紙片般輕易撕毀的鎧甲、被壓在牆上或是地上,燈光晦暗的哥譚角落讓他難以看清事物的形狀。 他不甘心。 超人緊身的異星裝束本就讓他的身材一覽無遺,當然不免令人遐思,但Bruce早些前確實沒細想過那層顏色刺眼的貼身布料底下還可能藏了些什麼,直到遇上鋼鐵之子本人。


無意間揪緊了蓋在胸膛上的棉襖,如此細微的動作,本能就知道外面那頭伺機而動的氪星怪物發現了他已清醒的事實。

 

而現在腦海裡迴盪不去的念頭,是引狼入室,但Bruce好想要在晨曦照明的微光下扒開超級男孩的制服,讓他終於可以看得清楚。 是否真如中國民間的說法,連接成一條張牙舞爪的完整青龍。

 

指尖輕輕畫過自己胸膛上光潔的麥色皮膚,Bruce抿起嘴唇。 外星人,就連這點都要讓所有地球男人都自嘆弗如。

 

愚蠢。

 

毫無意義。

 

但他現在又不是蝙蝠俠。

 

Bruce Wayne是上流社會著名的一夜情郎,高雅尊貴、來者不拒,儘管愚昧危險,現在才考慮到這次的對象無異於與異族獸交而該矜持未免也有些遲了。 暫時拋開黑衣騎士的煩惱,滿足一下自己的慾望和無關緊要的小小好奇心又有何妨。 一夜一日過去,換個身分,他們照樣能對峙為敵。

 

Bruce從成堆的枕頭山中直起腰坐起來,拋開原本抱在胸前的絲質棉被,刻意露出厚實的胸肌腹肌和光滑的小腿,根據昨晚經驗的推測他知道那頭氪星野獸對自己整理過的身體同樣好奇。 瞇起的冰藍色瞳眸轉暗,嘴角勾著邪魅的笑。 音爆的巨響倏地在成排的落地玻璃窗上掀起波動,震裂成扭曲的萬華鏡碎面,速度之快讓肉眼完全無法分辨那隻可怕的怪物是從哪兒飛過來的,轉瞬間出現在別墅佈置典雅的陽台上。

 

Kal富饒興味地歪著頭,抬起手,將碎裂的玻璃門推開。




Part II. 喚雨 (NC-17)

SY: 雲雨風 - 喚雨
Allslash: 雲雨風 - 喚雨
WFforum: 雲雨風 - 喚雨


 


TBC.

 

 

评论(4)

热度(60)

  1. 夙夜长生fakescorpion 转载了此文字
  2. 溟点点fakescorpion 转载了此文字
    青龙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