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AC】The Message (Clay, Altaïr)

【AC】信息 (Clay, Altaïr)

留給未知未來特定信息談何容易? 到底 "刺客" 所見略同, 還是一切怪罪出血效應。本命的AC cp是 apple#2 x Altaïr, 不拆不逆.



他在這裡待了幾天, 也許有幾周。

長時間不斷使用Animus讓他感到迷惑、混亂。他在視野的角落瞥見鬼魅, 單獨一人時仍能聽見耳邊的低語。 當有人在跟他說話時他的反應總是慢了半拍, 需要多花幾秒來確定那人的虛實。 然後他會開口準備回應, 只是讓那人化為虛影。

他仰躺在床墊上, 但潛意識裡卻拒絕急需的休憩。因為害怕, 他害怕當他閉上眼睛他會成為一個不應存在的亡靈。

慘白的四壁刺痛了他的雙眼。


過了幾天, 也許有幾周。

私人寢房內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他藏身在最為隱蔽的角落, 幾乎慵懶地躺臥在絲綢錦緞之間, 將暗影當成披掛在身上的第二層斗篷。

但那奪人的燦爛影像仍在眼前留連不去, 就算在如此深邃的黑暗之中, 就算已經過了這麼多的時日。 美麗的金色光芒安逸地在手邊閃爍、閃爍。

毒害的魅惑, 勾住了同樣倒映金光的眼眸。


.


他在這裡數周了。 也許, 數月? 他已經無法清楚分辨。但他知道他必須離開、逃脫, 特別是現在, 當他開始摸清楚那些人真正目的。

和它單獨相處也過了數天。數周? 月? 他不再能確定。 是武器? 是紀錄? 是信息? 第一次的光芒永遠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它訴說著一個故事, 而他是唯一的傾聽者。


他被困住了。 孤立、無援。

信息。 他必須給下一個人留下信息, 為此, 他必須先找到一枝筆。

他被迷住了。 如痴、如醉。

信息, 它這麼說。 留下一個僅有先知可見的信息。


他用紅色墨水在牆上地板上書寫。 夜深人靜之時, 總是在夜深人靜之時。 因為他不能入眠因為當他醒來他會成為一個他不是的人而他的名字是......

那不是紅色的墨水。 有人輕聲低語。

慌張地抹去他的傑作, 用一條紅紅紅色的浴巾, 因為這不是給那些人看的。 這些獨留給下一人的雙眼。

替換了許多羊皮紙的材料, 不能過於容易受潮也不能過於容易髒汙, 直到獲得最完善的書寫媒介。 夜深人靜之時, 他總是在夜深人靜之時工作。因為只有在那時他能暫緩責任的繁文縟節, 而他能......

腳步聲, 他聽到了。

將完成的第一部分浸入盛滿的盆中, 將清澈的水染得鮮紅鮮紅。 因為信息不是給那些人看的, 信息獨留給先知的雙眼。


他將筆埋入自己的手腕。
需要更多墨水。 需要更多墨水。 需要更多墨水。

道道刀痕怵目驚心, 但一點也不重要。
快完成了, 他想, 冷靜地讓羽毛的筆尖沾染殷紅。


.


終於完成了。 信息終於完成了。 而他感到非常非常疲累。

完成了。 而連日的倦怠有如潮水般襲來。


現在, 他只想要休息。

或許稍後待他能再次清楚思考, 他會想個方法隱藏信息。但現在, 他著實需要休息了。


他聽到了什麼人驚恐的尖叫。

他聽到了什麼人驚恐的尖叫。


他閉上眼睛。

他閉上眼睛。


.


日正破曉, Clay被發現躺屍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紅紅紅色的衣巾四散...... 他手裡緊緊握著一枝斷裂的鋼筆。

數百年前的某夜, Altaïr被發現昏厥在宗師書房中咽著逐漸薄弱的呼吸, 一頁頁飄散的皮紙吸飽了汩汩流出的血液...... 而伊甸的金頻果仍不斷閃爍著, 親暱地依偎在他身旁。





-END-


Notes: 因為 密函 很顯然是用鮮血畫出來的。比較以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