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scorpion

也可稱我為 fake君 或 非君,懶散的寫手偶爾兼職翻譯。 讚美扎導。

【AC】Il Mare, l'Aquila (EAE) letter.1

【AC】Il Mare, l'Aquila (EAE)
【AC】海洋,孤鷹 (EAE)


改編自《觸不到的戀人》(Il Mare)、《跳越時空的情書》(The Lake House)。

 


letter.1

1175- Masyaf, Syria


“雜種! 雜種!”

“噁心死了,王八蛋! Ya Ibn el Sharmouta!”

“去死、去死,異教徒都該全部被火燒! 狗東西! Ya Kalb! Ya Kalb!”

    幾個少年圍著一個身材嬌小的男孩子惡言相向連番譏笑,比手畫腳地對他指指點點,混亂拉扯中男孩被推到地上沾了滿身塵土,又是引來一陣哄堂大笑。其中一個少年搶過了從男孩手裡遺落的書籍卷軸,不懷好意地一頁頁撕爛,另兩個更是拾起石頭和枯樹枝,毫不在意地就往男孩的身上砸。

    相同的事情,Altaïr Ibn-La'Ahad反復經歷過無數次,也是情有可原。

    父親是信奉穆斯林的敘利亞刺客、母親是信奉基督天主的歐洲學者,Altaïr是生在馬西亞夫的混血兒。半邊的血統給了他過於蒼白的容顏、過於細緻的肌膚、還有邪異的琥珀色金瞳,漂亮得像是異國的陶瓷娃娃,卻也讓Altaïr在雄偉的山中要塞裡突兀得像根扎人芒刺。很不幸,在馬西亞夫這地方幾乎所有人都有父母親戚或朋友喪命於基督教的十字軍刀下,而Altaïr自然也被視為眾人眼中的釘子,被恨得牙癢癢的。

    大人們或許會看在刺客大師Umar Ibn-La'Ahad的份上讓心裡的不快在行為言語有所保留,但孩子們並不會有這層顧忌,只要逮到機會就絕不會讓那位混血的孽子好過。這也是為什麼Altaïr總是被小心翼翼地藏在馬西亞夫堡壘深處的圖書館中,鮮少露面。

    剛抄好的書籍在眼前被摧毀,也顧不了那麼多了。Altaïr抬起手護住被弄傷的唇角,乳牙被砸斷了兩顆,斑斑血跡從他的嘴巴流出滴在深色系的袍子上。尚且沒有自保能力的孩子也只能嚥下淚水的苦澀拉緊袍子的灰色兜帽,藏住自己的容貌,默默等著這一切早點結束。

    人們都說,可惜了Umar的兒子,父親天賦異稟兒子卻不可能有他十分之一的成就。成為刺客是異想天開,畢竟阻礙實在是太多太多。

    那天晚上,Altaïr帶著滿身的傷和縫了線的嘴唇從醫療廳回到堡壘東側塔頂偏僻的狹小隔樓。帶著金光的父親大人偶爾會來這裡拜訪他,但是刺客的身活不鼓勵親子間的交流接觸,Umar縱使盡心盡力也難以替兒子爭取到更多。冷冰冰的童年就這麼過了孤獨的十年。

    人們都說像他這樣無依無靠的獨子不可能有什麼成就,而從懂事之後Altaïr就想向自己證明,人們都錯了,沒有什麼事情是遙不可及。 白天,透過窗子窺伺訓練場裡的活動,偷偷在小房間裡和空氣做模擬練習;夜裡,藉著燭光閱讀母親的藏書,替圖書館的學者抄寫法語和阿拉伯語的翻譯。總有一天,他將不會再懼怕眾人的視線;總有一天,他也能將所學傳播千里。

    但今日的挫折還是在幼小的心裡留下了影子。

    被毀掉的文獻需要重新抄寫。Altaïr用羽毛筆沾了墨汁,看著空白的卷軸卻完全沒有心情工作,反而開始思念起在遠方執行任務的父親。知道作業未完成的代價是明天會被學者責備,他卻還是選擇寫下一封無法寄出的信函--


    寫下最後一句話,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書桌上的一本聖經和一枚十字形墜鍊,都掛著聖殿騎士的紋章,卻因為是母親的遺物而捨不得拋棄。遲疑片刻,Altaïr換了一種語言再次提筆--


    蠟燭的光在晚風中搖曳,Altaïr閱讀了一遍這封無法寄出的短信,然後簽下自己的名字。雖然最終這封信也只能餵給蠟燭的火舌,就像數十封類似的信件一樣,是寫給無法回應的兩人。寫給男孩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人。


    鷹的嘯鳴劃破天際,讓Altaïr嚇了一跳,突然揚起的風吹散了桌上的紙片。Altaïr抬起頭,就見一隻灰褐色雄鷹落在窗台上撲撲搧動牠的翅膀,而被掃起的信紙已被勾喙牢牢啣住。 犀利的金色鷹瞳短暫對上男孩詫異的視線,不過瞬間,羽翼的訪客振翅消失在夜空裡。

    Altaïr立刻趕到窗邊,但就算在他的特殊視覺之下,也不見鷹的蹤跡。

    或許,那隻鷹會飛過地中的海洋。
    或許,那隻鷹也能飛過生死相隔的界線。

    替最重要的人帶來消息。


 

--

 

1475- Florence, Italy

 

    豔陽萬里的晴空。蒼鷹長鳴,摺疊的羊皮信紙落下,掉在一位義大利青年的頭上。遠渡重洋越過三百年生死相隔的時空,獵鷹盤旋了兩圈再次發出嘶鳴,替最重要的人帶來消息。

    Ezio Auditore da Firenze摸摸被敲疼的額頭,翻開莫名從天而降的信函。

 




-TBC-


Notes: 二太爺10歲、E子16歲。剛好相隔300年。

Notes: 請大家不要忘記二太爺其實是混血兒。現今的社會裡穆斯林信徒和基督天主教徒彼此的矛盾與敵視仍在持續著,可以想像在十字軍東征時期當舉國上下都為了宗教砍砍殺殺,像二太爺這種人會受到怎樣的歧視嗎?


评论(2)

热度(52)